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107章 没有人,比我,更懂,刺客

第107章 没有人,比我,更懂,刺客

    “你是……藏剑刺客?”

    千雨雅说话的时候,视线一直盯着魏卫微的头发。魏卫微摸了摸自己脑袋,笑道:“看来你对藏剑战法有不少了解。”

    “在图书馆里看了一些杂书,略知一二。”千雨雅道。

    “很好,皇家学院的图书馆的确要多去,那里汇聚了辉耀两千多年的文化荟萃,哪怕是一本杂书,也可能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发挥重要的作用。”魏卫微为人师表地敦促一句,然后解释道:“你是觉得我的发色很奇怪,不符合藏剑者的特征吧?”

    千雨雅点点头,按照多本武者札记、野史秘闻乃至官方宣传口径,藏剑者都必然有一头苍白的头发,差别不过是长短罢了。但魏卫微的发色虽然灰黑,但偏黑少灰,离‘苍白’差老一大截距离,顶多算是年少早衰,远远算不上藏剑者。

    当然,如果魏卫微的藏剑者特征真的明显到千雨雅都能看出来,那魏卫微早就被拖去菜市场吊死了,哪还有可能在皇家学院教书。

    “藏剑战法对发色改变并非是不可逆的。”魏卫微说道:“当藏剑者身体里有光,光辉就会一直在残虐藏剑者的身体,因此藏剑者为了保持身体与战力的平衡,就会选择将光辉藏在一些不重要的部位——而毛发是藏剑者们所找到的性价比最高的身体组织。”

    “只要着保持藏剑者身份,白发几乎是必然的。”

    千雨雅顿时明白了:“你……放弃了藏剑战法?”

    放弃战法,简单来说,就是不用。

    但跟其他战法不一样,譬如说千羽流用咬战法用的手痛,晚上看画册都有心无力,于是他放弃不用咬战法,但一旦遇到危险,他还是可以随时用荒咬打爆敌人狗头。

    然而藏剑战法不行,藏剑者散尽了身体里的光辉,就等于失去了黑暗作战能力——那他们的战斗能力比同层次武者还不如。

    千雨雅虽然不知道藏剑者补充光辉需要多少时间,但想来不短甚至可以说是漫长——刺客们又不是傻的,如果藏剑战法可以‘即充即用’,那他们平时肯定散尽光辉,等危急时才紧急补充光能。

    “是的,我放弃了藏剑战法。”魏卫微注意到千雨雅的表情,笑道:“你该不会以为我舍弃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吧?其实藏剑战法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无用的,除了刺客,谁还会想生活在黑暗之中呢?”

    “哪怕是我们这群刺客,也一直是想爬到有光的地方。”

    “黄金满籝,不如教子一经。”

    魏卫微拿起小石片,往坠星湖里投掷,打出十几个水漂。

    “所以白夜才安排我在皇家学院里教书。”他笑道:“我这辈子,就想当一个教书的普通人。”

    千雨雅没有被魏卫微带偏话题,美眸流转中,眼神是毫无波澜的平静:“所以你打算再信阴音隐一次?”

    “没,我没这么说,而且这事也轮不到我做主。”魏卫微笑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白夜的重大决策也可没有我插嘴的余地。”

    “那你为何要和我谈论这个话题?”千雨雅皱眉道:“你在测试我?在观察我?在考验我?”

    魏卫微揉了揉太阳穴,哀叹一声:“悲夫!你怎么如此聪慧,如此率直,如此具有洞察力,真是令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他轻轻一拍掌,赔笑道:“好吧,刚才我说谎了,关于东阳区的决策,我还是有一点点的插嘴的余地。”

    “以及……”

    魏卫微收敛笑容。

    “我也的确在测试你,观察你,考验你。”

    千雨雅并没有因为魏卫微的话而动摇,只是静静看着他。湖边亭忽然安静下来,直到魏卫微噗嗤一声笑了:

    “不要误会,我不仅在测试你观察你,我还测试观察整个学院的学生——虽然白夜行者都有推荐资格,但我毕竟在皇家学院嘛,平时也没啥事做,那就为白夜多多筛选一些好苗子咯。”

    “不要自傲,不要自卑,虽然认识不久,但我认为千雨雅你的确是一位极为优秀的女性。我找你讨论东阳区的事,一来是想看看你的想法,二来,这也是白夜的意思。”

    “白夜在挑选你,你当然也在挑选白夜,我们还没自大到以为自己这个革命组织想招谁就招谁——将阴音隐的消息告诉你,是白夜对你释放的善意,我们觉得,你应该有资格知道这个消息,甚至有资格给我们提出建议。如果这个举动能增加白夜在你心中的分数,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卫微认真说道:“就算你觉得可以与阴音隐合作,我们也可能未必同意;如果你坚决反对跟阴音隐合作,我们也可能忽然想要抓住这次机会。”

    “不用带有太多心理负担,你作为外人,你的意见是不可能动摇白夜的决定,但我会参考你的建议。”

    面对魏卫微这么诚意的眼神,千雨雅沉默片刻,回道:“我需要知道更多关于东阳区的信息。”

    魏卫微早有准备地从公文包里又拿出一份文件,提醒一句:“这是一年前朝廷干员在东阳区的部分考察报告,我以教师身份从图书馆里借出来的,小心点别翻坏了。”

    我又不像你会打个响指就烧了文件……千雨雅翻开报告,发现里面只有结论和总结部分的寥寥数页,她花了几分钟就迅速读完了。

    读完之后,千雨雅将文件还给魏卫微,站起来看着坠星湖,将手放入嘴里轻咬。

    魏卫微也不急,为表礼貌,他没看千雨雅的背影,而是继续捡小石片打水漂玩。

    “站在感性上,我还是不相信阴音隐这种人会因为同情而选择去推翻银血会这种庞然大物,这难度不比他推翻朝廷小多少。”

    千雨雅忽然说道:“而且,我也不相信阴音隐有什么能力推翻银血会。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个自恃武力的刺客罢了。”

    “合理的判断。”魏卫微用力打水漂,这次石片跳了二十三下。

    千雨雅又接着说道:“但站在理性上,我认为阴音隐会将玄烛郡搅个天翻地覆。”

    “他可是一个欺骗了我的兄长,欺骗了星刻郡白夜分部的骗子,他以一举之力,葬送了星刻郡的大好局面。阴音隐成事可能不足,但用来败事,他或许是绰绰有余的。”

    “而且,”千雨雅双手扶着小亭栏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湖里自己的镜像,仿佛看着某个遥远的人,“只有他还活着,我才有机会在未来亲手报仇。”

    “精彩的分析。”魏卫微一次过将五块石片打出去,也没有看结果,转头看向千雨雅:“这就是你的答卷吗?”

    “合格了吗?”

    “我个人是想给你打满分的,但这事我真的说了不算。”魏卫微摊摊手:“那白夜呢?你心目中的白夜,分数合格吗?”

    千雨雅平静说道:“那就看你们究竟是我‘心目中的白夜’,还是我‘亲眼所见的白夜’了。”

    “好吧,看来青霓她们还是任重而道远啊。”魏卫微耸耸肩:“课题探讨到此结束,你应该还有第二节大课吧?赶紧去吧。”

    千雨雅却没有急着走,问道:“那你呢,魏老师?你是想跟阴音隐合作吧?因为你们同一个出身?”

    魏卫微眨眨眼睛,笑道:“不,我其实是白夜里最想抓住阴音隐的人。”

    “为什么?”

    “你了解过藏剑战法,那你也知道藏剑者无一不是短命早死之人。”魏卫微悠悠说道:“阴音隐之所以在星刻郡里选择背叛,其实是因为他想夺取一柄极神兵,那柄极神兵可以为我们这些藏剑者补充生命力,相当于延长我们的寿命。”

    “如果能抓住阴音隐,那柄极神兵就属于白夜的了,也就是属于我的了,那我就可以活得长一点了……”

    千雨雅问道:“如果阴音隐没背叛,你也可以受益吗?”

    “可以。”魏卫微点点头:“所以真的太可惜了……我也没想到阴音隐是那么死板的人,都到临终决战了,他居然真的不先拆开奖励看看……不然的话,或许……”

    “你在说什么?”千雨雅没听懂魏卫微的碎碎念。

    “没什么。”魏卫微摇摇头:“不过,你说的其实也没错,我虽然很想抓住阴音隐,但同时,我也真的想跟他合作。”

    “因为我们这种人,见识过光明之后,就真的爬不回黑暗里了。”

    说吧,魏卫微提着公文包离开。

    这时候千雨雅想起黎莹的嘱托,走上去问道:“藏剑战法对身体的伤害是不可逆的吧?魏老师你……还能活多久?”

    “听闻北方有一条村子活了一位百岁老人,他仙逝那天方圆十里的乡亲们都来祭拜,但过后就无人记得,生平没有功绩,家族没有繁衍,历史没有记载他的名字,死得跟鸿毛一样轻;传闻辉耀烈祖麾下有一位猛将,年纪轻轻横扫北蛮,三十岁就在征战中暴死,烈祖为他痛哭,历史重重记载了他的痕迹,死得跟大山一样重。只要能在死之前做出一番事业,什么时候死又有什么关系呢?”

    魏卫微比了个‘三’的手势,笑道:“我还有三年就三十岁了,到时候千雨雅同学记得来我的灵堂上柱香。”说罢,他脚步轻快地离开了。

    黎莹,你看男人的眼光也太糟糕了吧……千雨雅心想。

    ……

    ……

    玄烛郡外城,荆府。

    “不痛了?”

    “不痛了!”青岚一脸欣喜地看着乐语:“公子你还会内景战法?好厉害啊!”

    乐语打了个哈哈,将手从青岚小腹上拿开,摸了摸‘圣者遗物’手环,心想这生命力还真是够万能的,连痛经都能治。

    今天一大早青岚就脸色苍白,乐语问她是不是病了,她支吾了好久才说出自己是因为天葵腹痛。乐语本来是想喊医官的,但忽然想起自己的「圣者遗物-净魂邪魔之剑」好久没用了,便尝试给青岚输入生命力。

    没想到居然有用,乐语都惊了。

    阴音隐在九泉之下看见我用极神兵治疗痛经,不知道会不会气得跳起来打我膝盖……我倒是想物尽其用,但我已经不是藏剑者了啊。

    别人的救命道具,在我这里就是痛经暖宝宝,人生就是这么玄奇。

    大家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公子你要出门了吗?”青岚下意识去拿车钥匙,乐语摆摆手:“今天不用你开车了,我出去逛一逛。”

    “啊?”青岚有些失落:“那我该做什么?”

    “看书休息啊,腹痛还乱走什么。”

    乐语出门前停了一下:“我大概会经过大门石街,你有什么东西想买的吗?”

    “有有有!”青岚瞬间精神起来:“桂花糖肉鱼肠虾饺生煎钵仔糕……好多好多,我拿张纸写下来!”

    等青岚兴冲冲写完自己想要购买的东西后,她转头一看,发现乐语早就不见踪影了,气得她躺在床上发闷气,不过过了一会她就抱着被子不知道想什么嘻嘻傻乐起来。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