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99章 我的家规会将你撕成抱歉

第99章 我的家规会将你撕成抱歉

    乐语自然是不会主动去银与血的汇聚之地,邪恶荆棘花家族的大本营——荆园。

    但奈何根据荆家家规,每月月中所有荆家嫡系族人都得齐聚一堂,进行家族内宴,加强关系,汇报情况,陟罚臧否,宣告议事,按照乐语的理解就是跟开班会差不多。

    像荆正威这些家族嫡系,更是要一大早就去荆家迎接外戚宾客。乐语倒是大吼一声‘我命由我不由天,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行事何须向人解释’拒绝这种资本家内部的社交活动,但真的不行。

    因为荆正威的一切权力根基,并不是来源他自己,而是来源于他‘荆家大少爷’的身份。无论是红月堡垒,还是威凌海贸,荆正威能以低成本运作这些机构,都是因为大家害怕他背后的荆家。

    譬如昨天晚上的仓房之战,如果荆正威不是荆家大少爷,其他船员未必就干坐着看戏。黑旗几位船长在他们心中有极大的威望,如果黑旗振臂一呼,再加上周围都是金银财宝,船员们跟尹冥鸿等人血拼的概率很大。

    但黑旗没有振臂一呼。

    船员们也没有乱动。

    他们害怕荆正威吗?不是。荆正威不也是两个眼睛一个嘴巴,铳一响也会死的普通人,没什么值得害怕的。

    他们害怕的是荆正威背后的荆家,害怕的是荆家代表的银血会。

    乐语觉得可以用前世的一个名词来概括荆正威这类人的身份:天龙人。

    就算荆正威在荆家地位摇摇欲坠,但也绝对不是底层平民所能侵犯的存在。如果荆正威死了,和阳军必定会出动,所有出手的人都绝无可能逃出玄烛郡。

    因此黑旗没有怂恿其他人,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号召不会得到回应,反而会让其他人也陷入绝境。

    因此船员们眼睁睁看着船长被杀,事后也乖乖接受乐语的惩罚,因为他们没有的选。

    这就是乐语不得不参加荆家家宴的原因。

    当好人没得选,当坏人也没得选。

    甚至当天龙人,也是没得选。

    乐语如果还想用荆正威这个身份办事,就得配合荆家的规矩。

    无论他是帮助白夜,还是想享受堕落的资本家生活,荆正威的地位是暂时不能丢的。丢了也不是不行,得等乐语转移一下资产,他的‘踏破秘境之旅’正需要强而有力的资金支持。

    胡思乱想一会儿,车已经穿过隔绝内外的‘海角门’。海角门刚好位于内港的尽头,从其他方向看过去,这栋城门仿佛就矗立在天涯海角的位置,因此得名。

    虽名海角门,但实质与要塞无异,驻守士兵全副武装,城墙上铳械齐全,旁边海域暗藏铁索,城门通道足足需要30秒才行驶通过,可见城墙厚度。

    到达内城,仿佛连空气都是甜的,这不是夸张,而是实际感受。

    外城虽然也有完善的下水道,但随时拉屎拉尿还是很常见的,乐语到现在都不知道有没有负责地面清洁——可能是没有。黑乎乎的地面仿佛是屎尿泥土和出来的结晶,不过待久了也习惯了。

    毕竟清洁一向是城郡的大难题,星刻郡也没处理好,乐语在星刻郡生活了那么久,早就无所谓了。

    然而内城却不一样,地面是青砖铺就,每天晚上都会有人清理垃圾扫街,每走几步就会看到巡刑卫。但跟外城啥事不管的巡刑卫不一样,这里的巡刑卫什么都管,像随地拉屎这种事自然不会允许。

    没有叫卖的小贩,没有吵架的大妈,更没有打着破碗唱歌的乞丐,进入内城后周围都变得舒适静谧,行人是彬彬有礼的,商铺是华丽整洁的,就连巡刑卫也是见义勇为的。

    忽然,乐语想起了白玉兰。

    活的像个人……对白玉兰来说,他所见过的人里,最接近‘人’的,应该就是住在内城的人了吧?

    乐语也不是第一次来内城,他之前去了一趟天街购物——听说天街汇聚五湖四海的商品,他想去看看有没有可乐之类的,蜜糖五花茶他快腻了。

    结果也就那样。

    比不上淘宝.jpg

    自从去了一趟天街之后,乐语就再也没来过内城了。

    哪怕内城的地面比外城干净,空气比外城清新,一切都比外城美好,他都没来过。

    车辆缓缓停下,米蝶说道:“公子,到了。”

    乐语从车里出来,看见两座石狮子镇守的大门挂着一幅红漆金粉的牌匾,牌匾上写了两个铁画银钩的大字:荆园。

    门口处一位中年管家似乎已经等候多时:“欢迎大公子回府。”

    “青岚。”乐语回头看了一眼,青岚连忙放下手中书籍,摘下眼镜放进裙袋里,端庄有礼地跟在乐语后面,在侍卫的陪同下一起进入荆园。

    乐语忽然感觉手臂被人挽住,侧头一看是青岚,轻声问道:“怎么了?”

    “公子,我有点……紧张。”青岚怯生生说道。

    “不用紧张。”乐语平静说道:“这里不会有人欺负你的。”

    荆家家宴还有一个很奇怪的规矩,就是所有成年嫡系男性都得带一名同龄女性回府,可以是妻,也可以是妾,家世相貌人品一切都无所谓,但一定要有。

    没人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矩,但效果却是很显著:绝大多数荆家子弟都早早成婚开枝散叶,荆家嫡系三兄弟,除了荆正威以外,其他两人都已经有门当户对的未婚妻。

    虽然荆正威月月换新娘,但也没人因此看低他,更不可能欺负他的人——荆正威可是跟荆正武、荆正堂这些热门家主人选一个档次的天龙人,他的女人被族人欺负了,都不用他出手,他的弟弟们就会用家规将族人撕成抱歉。

    “大公子好。”路上,一个大腹便便满脸胡须的大叔朝乐语问好。

    “三堂叔好。”

    “大公子好。”又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朝乐语问好。

    “三表哥好。”

    “大公子好。”又一个脑肥肠满的大吨位胖子朝乐语问好。

    “二舅舅好。”

    乐语看到这里,对荆家已经再也不抱希望。

    果然荆家这群人跟其他富人一样,大多数都是一群整天不运动就只会吃吃玩玩的死胖子啊!

    他之所以不喜欢来内城,就是因为胖子实在太多了!

    乐语走到天街上,到处都能看见一群肉弹战车,而肉弹战车旁边还经常有一个丰腴可爱的女伴!

    这么残酷的现实,让乐语越加坚定要摧毁银血会。

    资本家这群肥肥是没有未来的!

    “兄长。”

    乐语抬起头,看见一个英俊亲和,与荆正威酷似的年轻人朝自己走来。

    是他名义上的弟弟,荆正武。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