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97章 公道

第97章 公道

    但白玉兰的分析是没错的。

    荆正威一开始就是打着‘螳螂捕蝉’的念头。

    不拒绝,不主动,不承认,荆正威既想占尽利益,又想立贞节牌坊,可以说是老资本家了。他就像是没做作业的小组长,等同桌抄完作业后便向老师举报,趁机收走同桌的作业本给自己抄。

    从一开始,当荆正威察觉到白玉兰与船队勾结,他就已经对白玉兰下了死亡判决,不打算留着白玉兰了。但正所谓物尽其用,不到憋不住就不拉屎,反正白玉兰这只猪早杀也是杀,晚杀也是杀,那为什么不养肥之后再杀呢?

    荆正威的原来计划,就是等白玉兰他们再进行两次贸易就将他们一网打尽,他对白玉兰这群人的判断还是很准的——当他们准备享受荣华富贵金盆洗手,荆正威就会收走他们的金盆,送他们去自首。

    这就是老板对员工们的拳拳关爱之心。

    当然,明面上当然不会用‘奴隶贸易’这种理由,毕竟又不违法,而且还有好几个商会在靠这个发财呢。荆正威打算用‘串通欺诈资本家’的名义将他们扭送给银血会,至于银血会要怎么用他们,那就与荆正威这个冰清玉洁的守法企业家无关了。

    乐语幽幽叹了口气。

    “就算你这样赞美我,我也不会高兴的。而且,你这番话也没能打动我。”

    白玉兰马上跪下来说道:“我愿为公子的马前卒,为公子获尽利益,而不损公子羽翼。”

    黑旗闻言也跟着跪下来,武老爷子顿了顿,也缓缓跪下来,只有脑袋还在流血的宝龙大声骂道:“钱都被抢了,你们还想给他当狗!?你们贱不贱呐!”

    乐语也有些好奇:“你们不是觉得我迟早会扔你们去当替罪羊的吗?怎么还愿意为我办事?”

    “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白玉兰平静说道:“公子难道不眼馋奴隶贸易的利润?公子在荆家处境尴尬,唯有大量钱财,才能令公子在家主争夺中拥有更多筹码。”

    “既然公子选择这时候跟我们摊牌,说明公子已经不满足一次性的收割,而是需要一座安全的,可靠的,源源不断的金矿。只要我们继续‘瞒着’公子进行奴隶贸易,我准备阴阳账本为公子洗脱嫌疑,那公子就能在不损名气的情况下获得大量利润。“

    宝龙摇摇头,看着白玉兰等人骂道:“你们疯了,你这样做跟跪着要饭有什么区别?而且跪着要饭好歹能活,你这样做等于钱全是他的,但锅全是我们的,你这样是跪着吃屎!吃屎!”

    乐语没说话,不过他的表情显然是很赞同宝龙的意见。

    白玉兰摇摇头:“天际内战至少还要持续两三年,这两三年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而且只要天际内战一日不结束,公子就一日能用得着我们。最重要是,就算公子喝汤吃肉,但指间流出来的汁水,也是我们几十年赚不到的富贵。”

    乐语问道:“但这些终究是镜花水月,一旦天际出现统一的苗头,你们的下场会无比凄惨。”

    “未必,”白玉兰似乎毫无担忧:“就算天际内战平息,统一的也可能是与银血会交好的军阀。我们这些奴隶商人对统治者而言只是锦上添花的礼物,而并非雪中送炭的必需品,银血会不一定需要我们这些‘礼物’。”

    “而且,随着斯嘉蒂的辉耀人增多,我们说不定也能在斯嘉蒂找到立足之地。公子,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最为桀骜不驯的天际人,现在为了生存不得不委身斯嘉蒂的土著,但等日子一长,他们难道就不会升起异心吗?”

    乐语心中一震,这是荆正威都没想过的角度。

    对啊,斯嘉蒂地广人稀,像这群奴隶商人这么大量地贩奴,几乎相当于为天际人进行迁徙。等天际人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就是斯嘉蒂地主迎来反噬的时刻。

    “但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只是一个奴隶商人,那些天际人对你的‘感激之情’,绝对不比对斯嘉蒂地主老爷的少。”

    “仇恨没有永恒,唯有利益永存。”白玉兰笑道:“公子,当天际内战结束的时候,必然出现流亡的军阀,你说对吧?”

    听到这句话,许多人都愣住了,乐语眨眨眼睛:“你难道想……”

    “是的,正如公子所想。如果我能协助流亡军阀到达斯嘉蒂,解放天际奴隶,甚至进一步在斯嘉蒂建立属于辉耀天际人的政权……”

    白玉兰眼里尽是疯狂:“到时候,我将会成为天际和银血会的座上贵宾,至于我过往贩奴的事迹,也只会被史官记录成‘协助天际人逃亡的良心商人’。黑的变成白的,而商人也将成为官员,历史将由活到最后的人进行书写。”

    先是通过奴隶贸易运送人口,再运输军队解放奴隶掀起起义战争,从战争中获取地位利益……如此天马行空的想法,听得乐语都呆住了。

    荆正威当初只看见第一层,以为白玉兰在第二层,没想到白玉兰居然在第五层!

    白玉兰转头看向船员们,大声说道:“你们这群海上杂种,你们就甘心活得人不是人,鬼不是鬼吗?你们难道不想活得像贵族老爷一样,天天锦衣玉食,娶上七八个老婆,生下一堆儿子,走出去别人也会尊敬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你以为那些老板伙计姑娘对你们满脸堆笑,是尊敬你们吗?不是!他们知道你们就是一群有今天没明天的死剩种,他们只是对着你们手上的钱笑,他们等你们死了就会拿你们当笑料!”

    船员们被白玉兰说得热血上涌,就连宝龙也没有反驳,武老爷子苦笑一声。

    “玄烛郡没有我们生存的空间,除非你们甘愿活得像蝼蚁。如果你们想当大老爷,想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那就得拼命!去赌命!”

    “赌命谁都会赌,但很多人连赌的机会都没有,而这,就是我为你们找到的机会——为公子誓死效忠,财归公子,命由我等!”

    白玉兰看向乐语:“公子,我们赌输了,你毫无损失,享尽利益;而我们赌赢了,你也将获得一名忠实的海外盟友。当然,就算我说什么报答,公子你肯定也当我放屁。但斯嘉蒂与东阳区隔海相望,贸易频繁,若有朝一日,玉兰执政斯嘉蒂,公子就任荆家家主,我们就是天然的商场盟友,而利益比一切约定都要稳固。”

    “所以,请公子相信我的决心——”

    “既为了公子的利益,也为了我等的前程,我愿为公子的马前卒!”

    其他船员纷纷跪下,就连宝龙也不再跋扈,所有人一起齐声说道:“我愿为公子的马前卒!”

    声音在仓房里回荡,侍卫们面面相觑,剑拔弩张的氛围一下子轻松不少,不少人暗暗放下了铳械,就连米蝶和利桑放下了铳口。

    他们本来觉得今晚可能是个血腥之夜,但没想到却是大团圆结局。

    乐语看着每一个船员,没从他们的眼中看出仇恨,只从他们炽热的眼神里,看出不甘的野心。

    就连宝龙也是眼神炙热,哪怕他对乐语的鄙视毫无掩饰,但他的渴望却是更加真诚。

    “你的计划,太多需要碰运气的部分。”他幽幽说道:“先不提我的行动……万一天际区和平统一没有流亡军阀呢?万一流亡者实力不足呢?万一天际人讨厌你呢?万一斯嘉蒂的镇压无比剧烈呢?万一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坏的走向呢?”

    “那就是我的命。”白玉兰抱拳说道:“当然,实际计划会更详细,而且我也会提早寻找我的‘合作伙伴’。但正如公子所说,整个计划里只有三分是我们可以努力的,另外七分都是交给命运来安排。”

    “但我没得选,我除了赌自己这条烂命,我根本没有其他筹码。”

    乐语:“从一开始,你就是冲着斯嘉蒂去的?”

    白玉兰点点头:“是的。就算公子没发现,我也会跟他们坦白自己的想法。这些钱财不足以让我们在玄烛郡买到地位,想要出人头地,只有斯嘉蒂才是我们的出路。”

    乐语沉默片刻,问道:“但如果从一开始,你就没串通船队进行奴隶贸易,而是安心在威凌当个主管,那你不用赌命也能过上平静的生活了。”

    白玉兰愣愣地看着乐语,忽然展颜一笑:“公子,你应该没调查我的过去吧?”

    “我以前是孤儿,不过运气不错,被一个婆婆收养了,过了几年平静日子。跟我一起被收养的,还有几个孩子,其中一个就是比我年长几岁的黑旗。”

    众人看向沉默寡言的黑旗,他们这才知道黑旗为什么宁愿得罪宝龙也会无条件支持白玉兰的决定。

    “后来婆婆的儿子欠下赌债,房子被收走了,婆婆也被打死了,我们几个孩子流离失所自谋出路。我其实还好,因为长得还可以,进了大户人家当妾,甚至还接受到不错的教育。”

    “后来年纪大了,侍候的少爷也娶了夫人,夫人不喜欢我,少爷念在多年情分让我自由离开。我浑浑噩噩过了几年,差点染上了烟霞癖,后来遇到黑旗,才主动来到威凌工作。”

    “正如公子所说,我的日子过得还算平静,人生际遇也不错了,黑旗这些年可比我惨多了。”白玉兰耸耸肩:“只是这种平静,是风和日丽的平静。”

    “我们这些草,风来了就倒,火来了就荒,雨来了就淹,雪来了就埋。天气好的时候,我们还能过得平静,天气不好的时候,我们就会消失,没有人会记挂我们……因为下一年会有新的草蓬勃生长。”

    “这个世界,大多数人是草,少数人是吃草的,而公子……你是吃肉的。”

    乐语摇摇头:“吃肉的也提心吊胆啊,你看现在荆家就是一个互相厮杀的狼巢虎穴。”

    白玉兰轻轻呼出一口气:“公子,当吃肉的,固然有很多风险,但也总比被野兽不小心踩死的草,要好得多。”

    “公子,我只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跟你们一样,活得……像个人。”

    旋即,仓房陷入寂静。

    就连被射穿手的水手也没有说话,待在一边包扎伤口,期待地看着白玉兰和乐语那边。

    这就是物以类聚吗……尹冥鸿心想。

    荆正威这种人麾下,居然随随便便一个属下都是野心勃勃的阴谋家。就连尹冥鸿也不得不承认,虽然白玉兰的计划非常离谱,但的确是有成功的可能,而收益回报也将是千倍万倍。

    荆正威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钱,他要了,名,他也没丢,甚至还投资了一个未来的斯嘉蒂军阀——虽然几率渺茫,但一旦成功,说不定荆正威在史书上还能留下一段官商佳话……哈!

    而且白玉兰并非一味的恳求,他一边说一边鼓动船员,将所有人都跟自己绑定了。更何况,他还特意透露出自己和总船长黑旗的特殊关系,这样荆正威就更不可能对付他了。

    否则一旦鱼死网破,荆正威就等于失去整支船队,损失不可估量。哪怕是投鼠忌器,荆正威都必然选择跟他们合作,更何况白玉兰给出这么多台阶让荆正威下,这样大家都有面子,可谓双赢。

    尹冥鸿以为今晚荆正威将迎来一波削弱,没想到荆正威居然加强了!

    可恶啊,为什么他们白夜举步维艰,反倒是荆正威这种奸商却如有天助顺风顺水?

    难道这个世道真的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吗?

    难道奴隶商人就能活得荣华富贵,身居高位吗?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听见公子悠悠说道:

    “都起来吧。既然想活着像个人,就别这么轻易跪下去了。”

    船员们面露喜色,纷纷连忙站起来,甚至有人忍不住拿起旁边的酒瓶大声欢笑。侍卫们也放松下来,衷心为公子感到高兴。

    “谢公子!”白玉兰站起来抱拳答谢,黑旗、武老爷子跟着行礼,就连宝龙也手忙脚乱地摆出一个不伦不类的礼节。

    乐语走到白玉兰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大声喊道:“二当家,你过来一下!”

    尹冥鸿讶然地指了指自己,一头雾水地走过去。

    难道荆正威想让我加入船队?

    还是希望我去天际区招兵买马?

    又或者是直接让我去斯嘉蒂等待时机,协助白玉兰他们举旗起义?

    尹冥鸿心思转过千百个念头,但脸上毫无表情,走到乐语跟前问道:“公子,有何吩咐?”

    “这位是红月二当家尹冥鸿,这几位是白玉兰、黑旗、武老爷子和宝龙。”乐语介绍一番,对尹冥鸿说道:“二当家,我有件事要拜托你。”

    尹冥鸿摆出重视的姿态:“敢不从命。”

    “是这样的。”

    乐语左手按住尹冥鸿的肩膀,右手抽出尹冥鸿的腰间长刀。

    铮——

    当刀锋划过脖子的时候,白玉兰依旧沉浸在激昂的兴奋中。虽然未来有许多困难,虽然这次赌命风险极大,但他这颗棋子,也终于有成为棋手的机会。

    他相信自己的能力,就算不能流芳百世,至少也拼出一个轰轰烈烈的结局!

    因此没人想得到。

    也没人能反应过来。

    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白玉兰那颗美丽的脑袋已经飞了起来,脸上还挂着充满期待的笑容。

    “杀了这几个首恶。”乐语将刀扔回给尹冥鸿,尹冥鸿下意识接住。

    喧闹的欢笑声戛然而止。

    侍卫们再次举起铳瞄准船员们。

    米蝶和利桑迅速来到乐语左右。

    “为什么?”黑旗接住白玉兰的尸体,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乐语的背影,用阴沉的声音帮所有人问出他们最想知道的问题。

    明明只要答应了,荆正威就能不冒任何风险,占尽所有便宜,甚至还投资了一个光明的为阿里。而杀了他们,却只会落得一个损失惨重的结果。

    荆正威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乐语停下了脚步。

    因为荆正威的记忆提醒我,白玉兰脑有反骨,绝不能留,不然反噬是迟早的事;

    因为黑旗威望太高,再留着他只会让船队产生异心,不好控制;

    因为……

    因为就算你想活得像个人,也不能把别人不当人啊。

    银与血的大地上,只会孕育出恶德之花。

    荆正威是。

    白玉兰也是。

    奉真也是。

    就跟人贩团的奉真一样,白玉兰走上这条路,他们不是没得选,其实他们有的选,就像奉真当初可以选择跟其他人一起逃跑,白玉兰也能选择在威凌海贸安定下来。

    但他们觉得这个世道,没有善良到让他们可以选择那条更平静,不用伤害人的路。

    与这个世界交手多年,他们所得到的宝贵经验,都在告诉他们:

    一定要用伤害别人的方式,他们才能活得下去。

    乐语并不是高高在上地审判他们,他没这个资格。

    他只是想为那些被伤害的人,

    寻找一个公道而已。

    乐语转过头,看了他们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荆正威行事,何须向人解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