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93章 何须向人解释

第93章 何须向人解释

    奴隶贸易,在玄烛郡银血会里面其实算是新产业了,除了几个吃螃蟹的商会船队外,其他商会都没有掺和这份生意。

    倒不是商人们有良心,而是他们认为这生意收益虽高但风险更大,他们只需要抱住自己目前的生意就能赚的盆满钵满,如果有机会捡钱那他们会捡钱,但如果捡钱有菊部危险那就敬敏不谢了。

    奴隶贸易并非是将东阳区的奴隶运去其他地方卖猪仔,有一说一,东阳区其实也蛮缺人的,先不提荆家这种奴隶主大户,其他开工厂的商会也更青睐用奴隶来替代工人,有本地卖身的奴仆商会都自己消化了,不可能卖出去。

    奴隶贸易的流程,其实是从玄烛郡出发,运送武器、粮食等重要物资到天际区,卖给天际军阀获取金银并且收购战俘流民充奴,再运送到地多人稀的斯嘉蒂贩奴,从斯嘉蒂地主获取大量种植产品回航玄烛郡,一轮下来可以获得大量金银和农产品,异常暴利。

    从流程就看得出来,奴隶贸易是在天际区暴乱之后才兴起的,正因为天际区有太多活不下去的流民,所以他们哪怕知道自己要被运往斯嘉蒂这样的未知国度也心甘情愿,而刚好斯嘉蒂似乎刚经历了一轮内乱,急需人口恢复生产,奴隶、地主、商会三方一拍即可。

    虽然奴隶贸易流程是很赚钱,但里面存在许多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这样的贸易是不持久的——只要天际区安定下来,这场贸易就等于断了关键链条。没人认为天际区能乱几十年,断定这是只能恰几年饭的‘小生意’,而习惯做上百年‘大生意’的商会自然不屑为之。

    就连荆家都觉得,‘拐卖人口’比‘奴隶贸易’细水长流。

    现在做奴隶贸易小生意的,基本都是排名后面的小商会。其实荆正威也想过参加这个行业,这点钱对荆家可能是一粒尘,但对荆正威就是一座山了。而且荆正威背靠荆家这个招牌,他想入场,其他商会只敢欢迎不敢拒绝。

    但荆正威还是没有插手这门心意。

    这当然不是荆正威良心发现,而是他觉得有长期风险。

    天际区地大物博,民风彪悍,多是慷慨悲歌之士,现在他们乱了,大家一哄而上割他们一波韭菜。等天际区统一整合后,他们难道会忘记东阳商人曾经将贩卖他们家人妻女为奴的事吗?

    现在因为奴隶贸易而跳得最欢的那几位新贵,他们的钱始终会流入银血会的其他产业。按照荆正威对银血会上层的理解,估计等天际区出现统一苗头,他们就会刻意交好新军阀,然后联合宰割之前靠奴隶贸易发财的商会,将他们作为赔礼送给新军阀,让新军阀去收拢民心。

    送一笔钱,自罚三杯,然后这事也就过去了。

    不然你以为银血会为什么会有八十八个商会名额——有很多事其实老牌商会不方便不适合去做,会冒险的只有底层想出人头地的商会。一旦成功,老牌商会就用市场收割属于自己的利润;一旦出了差错,那就推‘临时工商会’去顶罪,送钱道歉的同时将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银血会是老资本家了,他们割韭菜一直可以的——连底层商会也是他们的韭菜。

    乐语马上站起来,吓得青岚连忙拉住他:“公子你先等我说完。”

    “其实账本上并没有什么问题。”青岚说道:“都是很正常的海贸往来,而且公子你选择的航线也是东三角,货物类型与奴隶商船类似,我并没有实质证据。”

    虽然荆正威不做奴隶贸易,但他也选择去天际区做生意——什么生意最挣钱?那当然是军火粮食生意!天际区经过暴乱,贵族世家搜刮的民脂民膏全部落入军阀手里,他们当然想用金银换成急需品。

    不过玄烛郡的武器产量不高,也就是荆正威有红月堡垒这个矿产,属于武器产业的上游材料提供者,凭借这层关系才从其他商会里抢走一部分武器的份额,光是武器和粮食根本装不满商船,因此还有一部分生活品是运往斯嘉蒂贩卖的。

    “但这几个月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化。”青岚继续说道:“六个月前白主管做主加大了粮食和水果的采购量,减少了生活品的份额,并且增加了一批新产品:恩典锁。”

    乐语沉默片刻,说道:“他当时跟我提过,斯嘉蒂的大地主也有很多奴仆,恩典锁的缺口很大。”

    恩典锁这种来自玄烛郡的高科技玩意,在奴隶制盛行的斯嘉蒂自然销路广阔,荆正威当时觉得白主管这商业嗅觉挺敏锐,于是让他全权负责海贸的具体事务,荆正威平时除了查账并不会多加干涉。

    跟乐语这个懒逼不一样,荆正威并不是偷懒,他只需要掌控产业的方向即可,没必要事事亲力亲为——毕竟‘琴日’的最高境界是爱欲充沛但死守心关,除了每晚的琴日,白天他也得跟新老婆游山玩水培养感情。

    别的戒色吧老哥是全心全意投入工作,荆正威这位戒色宗师反而是天天泡在温柔乡英雄冢里。

    越是深爱,越是炽烈,越是残忍。

    青岚办公的时候,乐语主动坐在旁边看书,或多或少都是受到荆正威的影响——不然他肯定会留在战牌馆里继续上分。

    “这六个月里,船队共计进行了三次东三角贸易,每次货物里都有大量恩典锁,每次贩卖恩典锁都获得大批资金,所有帐也对的上,骤然看上去好像没什么问题。”青岚扶了扶眼镜:“但是,白主管忘了一件很关键的事。”

    说到这里,青岚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乐语,乐语静静看着她。

    “公子你能猜到白主管忘了篡改什么关键信息吗?”

    “我猜不到白主管忘了篡改什么信息,但我猜得到你今晚大概率会被我踹下床。”

    青岚撇了撇嘴,继续说道:“跟恩典锁一同卖给斯嘉蒂地主的,还有光能补充器。六个月前的贸易品里有七台光能补充器,但四个月前的贸易品就只有一台,现在处于返航的船队里也只运了一台,然而恩典锁的数量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

    乐语顿时明白了。

    恩典锁这玩意跟手机差不多,每个奴仆只能装一个,因此想要卖得多,就必须拓展客户群,毕竟一个地主的奴仆就那么多人,很快就装满恩典锁了。

    六个月前的七台补充器,相当于七套恩典锁,可以卖给七个客户,但后来两次都是只运一台,而恩典锁总量不减反增,那就代表这些恩典锁都是卖给一个客户!

    一个客户没必要也不可能吃下这么多恩典锁,而且也不符合经商原理:这种只能卖给一个客户的大宗货物,有条件购买的客户很少,更何况恩典锁并不是必需品,他们完全可以疯狂压价,反正你不卖给我别人也不会买。

    在斯嘉蒂,来多少就吃多少的货物,目前只有一样:奴隶。

    再加上粮食水果比例加重,降低生活品的运载量腾出空间,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恩典锁不是卖给斯嘉蒂地主的,而是绑在奴隶手脚上的赠品。”乐语说道:“……也就是说,船队也跟白主管串通了?”

    贩奴这件事是需要船队来执行的,只有白主管跟船队沆瀣一气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在荆正威眼底下做这种事。

    那么,荆正威到底知不知道他手下做这种事呢?

    乐语搜索一下记忆,顿时愣住了。

    他缓缓坐下来,青岚小心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再给我一点时间,我说不定可以找到更多证据……”

    “证据?”乐语轻轻一笑:“我荆家大少爷做事,何须向人解释?”

    言下之意就是有没有证据都没关系。

    “对了,船队大概是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或者后天,如果途中遇上风暴,可能会更晚。”

    “既然这样……好。”乐语合上《火神传》,站起来往外走,青岚问道:“公子你是找白主管对质吗?”

    “不,我出去玩。”

    “那我也去。”青岚站起来。

    “工作做完了吗?你还想出去玩?”乐语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哦。”青岚坐下来。

    “中午我回来再出去吃饭。”乐语走到门口又停下来,想了想问道:“你喜欢喝冰镇蜜糖五花茶吗?”

    青岚眨眨眼睛:“……我喜欢喝椰奶。”

    “哪里有的卖?”

    “大门石街的老友记。”

    “嗯……”乐语抱手沉思了好一会,啧了一声:“好吧。”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