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92章 其实是他们在救我

第92章 其实是他们在救我

    在白夜的人赶到之前,乐语已经离开了。

    不过,出乎乐语的意料,尹冥鸿并没有拒绝‘阴音隐’,就像几天前,尹冥鸿没有拒绝刺客乐语一样。

    或许情况也是差不多:在红月堡垒,尹冥鸿刺杀荆正威是几率渺茫的孤注一掷;在玄烛郡,白夜对抗银血会是十死无生的蚍蜉撼大树。

    他们都需要一个奇迹。

    但尹冥鸿也没有答应,他表明自己需要回去跟其他人商量,甚至跟白夜总部联系。他希望可以在五天后进行第二次见面,地点时间由乐语来定,通知方式也依旧是乐语送信到他的专属联络口。

    当然,乐语很大概率会等来一队完全武装遇墙拆墙无坚不摧的‘阴音隐抓捕小分队’。

    乐语也没当场表态,五天后再说吧。

    说不定,他五天后就被腐朽成一个堕落的资本家呢?

    乐语轻车驾熟地翻墙,走进另外一处竹林幽径的院子,刚走两步就碰见一个夹着双腿踩着小碎步走路的青年:“乐哥,你撒尿撒这么久啊,刚刚阴天神的晋级赛都打完了。”

    “那他晋级了吗?”乐语随意问道。

    “晋级了,他现在是全郡排名第40的新晋‘万古流芳’了!”青年一脸神采飞扬:“你没看真的太可惜了,阴天神刚才跟十弦连打十场互有胜负,他们两个都是快攻卡组,打到最后还是十弦累了被阴天神抓住机会连胜两场,不然都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不说了我憋了快半小时了,等下跟我打牌啊!”

    乐语笑了一下:“等你晋级到执政官再跟我打吧。”

    “我很快就会赢上去!”青年在厕所里大喊。

    乐语走进场馆,扑面而来便是无数热血的呼喊‘现在是我的回合’、‘但是没有关系’、‘打得不错我很抱歉’,大厅正中央放置着一张名单,上面共有一百个名字,分别是前十的‘超凡入圣’牌手,第十一到第四十的‘万古流芳’牌手,以及第四十一到第一百的‘一代传奇’牌手。

    没错,这里是玄烛郡战法牌天梯馆。

    大多数想打牌的人都会来这里一决高下,只要给钱就能有自己的专属名字,可以参与到天梯排位中。虽然只有前一百的决斗者有唱名登榜的荣誉,但其他人也有相应的分段机制,只有战胜同级别的人,才能获得分数登天梯。

    乐语这几天有空都会来这里厮混,很快就从最低级的‘士兵’晋升到‘执政官’,再进一步便是可以登榜的‘一代传奇’。不过乐语跟同为执政官级别的其他决斗者打牌,往往输多赢少,便知道自己的水平也就是执政官守门员了。

    乐语也是来打牌的时候,忽然发现旁边就是墙高府深的武馆,而且这件武馆还是专门向有钱人开放的‘养生型武馆’,一大早基本没人,所以乐语才选择隔着武馆的墙壁跟尹冥鸿交流。

    就算尹冥鸿调查,也只会查到武馆里的‘养生训练师’们跟多名太太有染——毕竟玄烛郡里腐烂堕落不仅只有男人,也有女人,香雪海做男人生意,自然也有养生馆做女人生意,整个玄烛郡像乐语这种心灵上童贞身体上童子的有钱少男,恐怕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嗯,这个其实也算是珍贵情报,如果白夜他们用得好,说不定会有奇效……乐语一时间想起许多他朋友看过的新媒体文的剧情。

    乐语没有留下来打牌,而是径直离开战牌馆。战牌馆人流众多,白夜不可能查到他身上,顶多过来问问这里的人有没有看见一名白发帅哥路过。

    穿街走巷的时候,乐语顺便将垂下来的刘海梳上去,脱掉穿在外面的黑色外套,露出穿在里面的华贵衣服,与刚才笑意满满的小奶狗状态判若两人,瞬间变成高冷的霸道总裁风。

    走了约莫半小时,乐语来到临近港口一间名为‘威凌’的店铺,前台的伙计看见他马上站起来行礼:“大公子。”

    店铺里的其他人也相继行礼,乐语轻轻颌首,一路穿过中庭院子。院子里放满了各种披着放水黑布的大宗货物,仿佛跟仓库一样。

    “仓库已经满了吗?”乐语问道,旁边的伙计连忙点头:“仓房那边已经放不下了,白主管让我们把货物先放在这里。大公子放心,很快仓房就会腾出空间了。”

    荆正威的产业很多,但最重要的,莫过于乐语所在的这间海贸公司。

    普通人可能认为不归楼、香雪海这种抓住人性弱点薅羊毛的产业最赚钱,但你若是找商会的人问什么产业最赚钱,商人百分之百都会给出同一个答案:海贸!

    没有人是傻子,东阳区玄烛郡的人就这么一点点,消费总量是有限的,银血会工业化大产量货物,东阳区根本吃不消,甚至生产越多价格越低,商人会亏破产。

    唯一的出路,就是通过海贸将货物对外倾销!

    这个世界自然不止辉耀一个国家,譬如距离东阳区最近的是一个名为‘斯嘉蒂’的国家,斯嘉蒂气候好种植业发达,一次海贸就可以换来大量的糖、稻米和烟草。

    银血会的商队已经探索出多条安全航线,但可靠的商船却不好找。荆正威当初为了夺取这间海贸公司可谓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为的就是旗下的三艘武装商船,毕竟能经历大风大浪的船只产量很低,在游戏里造船也得等几个小时里,更何况现实。

    当然,这也是银血会那几家海贸为主的商会联合的结果,共同控制造船厂降低产量。不过这也已经是极限了,他们想垄断也没办法——有技术壁垒的产业你可以垄断,但这种有手有脚就能带货恰饭的活,你还想垄断,银血会其他商会可不会答应。

    乐语来到他的专属老板办公室,里面已经有人在工作。

    坐在软椅上的青岚听见声音,马上站起来摘下眼镜问候道:“大公子——”

    “坐下。”乐语坐在她对面:“为什么你一见我就摘眼镜?”

    “感觉……不太礼貌。”

    乐语眨眨眼睛:“戴眼镜不礼貌?还有这种说法的吗?”

    他只听说过大晚上戴墨镜不礼貌,还真没听说过正常戴眼镜也不礼貌。

    “嗯……”青岚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乐语:“那公子是觉得我戴眼镜好看,还是不戴眼镜好看?”

    “还行,都可以,差不多吧。”

    “非要选一个呢?”

    乐语微微挑眉,瞥了一眼青岚,“放肆。”

    “对不起。”青岚乖乖道歉,戴上眼镜继续看账本。

    嘛,看来当大资本家奴隶主也不是没好处嘛,譬如面对这种无聊又沙雕的问题就可以虎躯一震,小女仆就只能认怂了,这就是威严满满的感觉吗?

    正确来说,大资本家奴隶主是好处太多,而坏处被银血会建立的制度和气氛磨灭得几乎不存在。在玄烛郡,像荆正威这种身份的人,哪怕什么事都不做都能享福到老死的那一天,可以使唤奴仆为自己服务,有工人为自己赚钱,他自己就算醉生梦死也不会有任何风险。

    虽然刚才跟尹冥鸿说得很有历史使命感,但乐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坚持。他听过一句话,‘很多人不是痛恨特权,而是痛恨自己不是特权的主人’,而现在,他无疑是无数特权的主人。

    整个玄烛郡里,能欺负他的人很少,而他能欺负的人太多。

    乐语感觉自己就像在逆流游泳,别说他主动放弃,他只要哪怕稍微游得慢一点,就会被金水银浪席卷倾倒,被浪涌到醉生梦死的温柔乡里堕落沉迷,所谓的三观,所谓的道德,最终也因为自己屁股所在的位置而改变。

    白夜的人,或许认为‘阴音隐’是想救他们。

    但对于乐语来说,他其实是找白夜的人救自己。

    就像太久不见女人可能会喜欢上舍友,乐语如果不见见尹冥鸿这种钢筋铁骨的理想主义者,他觉得自己迟早会被现实溶化成肠肥脑满的享乐主义者。

    至于为什么要用阴音隐这个身份……那自然是乐语看看有没有机会完成阴音隐的劫。

    又或许,他心中的阴暗面,希望借助‘阴音隐’这个面具,让白夜拒绝自己,让他可以名正言顺毫无顾虑地享受现在的富贵荣华。

    这时候青岚却是越坐越不自在,站起来:“公子,你还是坐这里吧,我坐到对面办公——”

    “不要,我不喜欢坐在那里。”

    “但这样被你盯着,我有点不自在。”

    “我和你位置调过来,我不还是盯着你吗?”

    乐语说得有理有据,青岚无言以对。其实有句话她想说但不敢说——为什么让我来帮你看账本处理公务啊!你不才是这里的老板吗?看账本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交给我来做?

    你从香雪海买走我,就让我干这种事?

    荆正威买下青岚自然是为了‘练功’,而乐语嘛……反正这份产业是荆正威又不是他的,他懒得费心思在上面,直接全部交给青岚处理。如果破产了,乐语就洗心革命去旅游找神魔之井;如果没破产,那就是青岚牛逼。

    不过乐语也知道做事时旁边有人盯着会不舒服,就像写作业时旁边有老师看着感觉也不一样:“所以你是希望我离开吗?好,我走。”

    “不是!”青岚马上说道:“公子你别走!”

    “那你想怎样?”

    青岚一时沉默了,乐语想了想,将椅子搬到青岚旁边坐下,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火神传》看起来。

    青岚看见这一幕,心情忽然也平静下来,扶了扶眼镜,认真看起账本和其他文件。

    清晨的阳光穿过窗户铺撒到地面,微风摇曳吹响了风铃,房间里只剩下纸张翻动和墨笔划动的声音。

    “公子。”

    “嗯?”

    “我有件事不知当不当……”

    “不当说。”乐语的视线就没从书上离开过。

    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看着书的乐语又说道:“你再不说我今晚就一脚将你踹下床。”

    青岚微微一怔,旋即嘴角上扬,想笑又不敢笑,说道:“我觉得白主管好像有些事瞒着你。”

    “什么事?”

    “账本上没有记载,但……船队好像在进行奴隶贸易。”

    乐语终于抬起头看向青岚。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