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77章 运气不错

第77章 运气不错

    混蛋,是白毛就能冲吗!?

    我可是男的啊!

    乐语一直对自己的审美观没有正确的认知,要知道他可是经历过互联网时代接受过无数老师教导的老司机了,什么美少女美少年他就算没兴趣,打开群也全都是这些‘噫我有个朋友想看’的玩意,审美观都养刁了——现代人单身率上升的一个原因就是帅哥美女看太多了,无法接受残酷的现实。

    因此乐语也不觉得阴音隐有啥特别,不就是瘦了点矮了点白了点嘴唇薄了点瞳孔大了点,看上去平平无奇嘛!

    然而他不懂得这种病态贵公子的美在这个年代还是颇有杀伤力的,本来阴音隐已经算是s级货色,再加上他那一头白毛,那简直是sr级别!

    直到此时此刻,乐语才意识到这群人居然不是抓他去劳动再生产进行血腥的资本积累,而是馋他身子!

    本来他还想着有没有巧妙迂回的办法脱离危机,但听到他们的对话,他彻底坐不住了——别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只能干爆他们,不然就要被他们干爆了!

    听到二当家的命令,两个守卫马上过来将乐语提起来夹走,其中右边的守卫用一种令乐语起鸡皮疙瘩的视线扫视乐语一眼,脸红了一下,喉咙咕咚吞了口口水。

    「男孩子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这是常识。」

    对不起,你说得对。

    乐语摸了摸自己的圣者遗物手腕,被两个守卫夹着离开牢房,心想在路上发飙还是等进了房间再发飙,还是等那个二当家脱裤子再发飙……理论上脱裤子的男人的防御能力是最弱的,而且如果可以的话,乐语也想先一剑为这种人清除烦恼根,再送他去极乐净土,不然难以发泄他的心头怨气。

    最了解男人的,当然是男人,乐语知道怎样的伤害才能给予这种混蛋最刻骨铭心的痛!

    而且乐语两天两夜没吃过东西,哪怕冰血体质可以强行驱动身体,但他的身体精神还是不可避免地削弱了,没法进行持久作战,必须要保证在优势环境进行输出。

    其他被选中的人都被提着去另外的地方,唯独乐语跟着二当家一路往矿山上层走去。然而还没走两步,乐语就看见一个疤面大汉急匆匆赶过来。

    疤面大汉看了乐语一眼,满脸都是悲伤震惊,拉住二当家声音悲苦地说道:“二当家,求求你放过他吧!你要什么东西都可以,求求你!”

    声泪俱下,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要不是早知道阴音隐爹妈坟头草三米高了,乐语都快以为面前这个疤面大汉是阴音隐失散多年的老父亲。

    “霍老大,你应该知道,藏剑者的危险吧。”二当家冷酷说道:“你以为我会就这样将他送给大少爷吗?我今晚先检查一下,确认没有危害,明天你就能将他送给大少爷了。”

    “送?……”疤面老大先愣了一下,有心想纠正二当家的错词,但他看见二当家将手放在刀柄上,顿时改口说道:“不用劳烦二当家,让我来!”

    “虽然只有一晚,但我是老茶人了,我炒茶一直可以的!”

    二当家微微挑眉:“你两天两夜没合眼,身体能行吗?”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疤面大汉大力拍着胸膛:“没问题,相信我,明天我会将他打扮成漂漂亮亮服服帖帖,一拍屁股就知情识趣的礼物送……卖给大少爷的!”

    很好,你至少要死5分钟,并且会失去屁股。

    就在乐语蠢蠢欲动的时候,二当家摇摇头,说道:“行了,回去休息吧。”

    “但二当家……”

    “你难道听不出来,我刚才只是用理由在敷衍你吗?”二当家皱眉说道:“非要我抽你?”

    “但——”

    啪!

    二当家一巴掌抽过去,疤面大汉被扇得转了几圈,牙龈血都喷出来了。他捂着自己的脸,浑身颤抖地看着二当家,脸上满是不甘的屈辱:“二当家,你,你——”

    “你想说什么?”二当家神色不善地看着他。

    打啊,打起来啊,狠狠地给他一个上勾拳,乐语心里兴奋起来了。

    原来这就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感觉吗,爱了爱了。

    “——你请用这个。”疤面大汉递上一瓶玻璃装的透明液体,一脸怂样:“二当家你误会我了,我其实是给你送油的。我试过,很滑,二当家你这么雄武,肯定需要这个的。”

    二当家挑了挑眉,接过疤面大汉的礼物:“好。”

    就这?

    乐语看着疤面大汉离开的背影,撇了撇嘴,继续跟着二当家往矿山上层走去。

    “这里是红月堡垒,隶属于银血荆家的矿山产业,”二当家在路上忽然说道:“常驻守卫总计三百人,还有六十位监工,十里之内还有哨嗒。点燃烽火,距离红月堡垒最近的和阳军在半天内就会赶到支援。”

    他顿了顿:“逃跑是没用的。”

    这是警告我吗?但我没想着逃啊,而且等下还会为你斩去七情六欲的根源。

    不多时,乐语便跟着他们来到矿山上层的房间,布置装修显然跟楼下区分开来,有书桌沙发和独立灯光,甚至还在矿山里开了窗,充满资本腐败的味道。

    “你们两个出去关门,吩咐外面,天亮之前不要打扰我。”

    守卫们露出一副很懂的表情:“明白。”

    等守卫们离开,乐语摸着铁手腕,瞅着二当家的背部,眼里露出一抹杀意血光,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就等二当家脱裤子了。

    “我叫尹冥鸿,你叫什么名字?”二当家将腰间双刀拆下来,坐在书桌的椅子上,仿佛对乐语没什么防备。

    哟,看来他还是那种脱裤子前想聊天的类型……乐语想了想,回答道:“乐语。”

    “哦?那阴音隐和千羽流又是谁呢?”

    乐语脸色一变,他看见二当家从他的包裹里拿出两个勋章放在桌面上,一个勋章正面写着‘流星’,背面是‘千羽流’;另一个勋章正面写着‘摘星’,背面是‘阴音隐’。

    他离开的时候,自然是将千羽流和阴音隐的勋章都拿走了。本来只是出于纪念,但这两个东西若是落在别人手里,那就是无法反驳的铁证了!

    “霍老大根本什么都不懂,他们以为你真的是什么刺客组织,却没想到你居然是逆光组织白夜的人。”二当家冷冷说道:“在东阳区,逆光组织白夜是必须斩草除根的对象,银血一直苦于没办法将逆光分子找出来,而你却是逆光组织的高级干部……只要银血控制了你,就相当于有了一柄直插敌方核心的钥匙。”

    二当家提起了刀,走向乐语:

    “看来,我运气不错。”

    ……

    ……

    “幸亏你们用的是林先生跟我约定的暗号,不然我可不敢来见你们。要是再过两天我也打算先撤离了,你们运气不错。”

    星刻郡外城的一处民房,夏林果和高进找到了白夜幸存的联系人——一位年轻人。

    夏林果听出他话里有话,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夺城那晚,我运夜香的时候有人袭击我,若不是我引爆车上的火药装置造成混乱,现在你们就见不到我了。”年轻人笑道。

    高进一愣:“前两天中央大街到处都是粪水,原来……”

    “是的。”年轻人语气严肃起来:“我本来是借着运送夜香来进行夜间情报侦查,只负责情报输出,不负责其他部分,也不会掺和到夺城计划里,然而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被人找上了,这说明——”

    “这说明白夜出了内奸。”夏林果肯定了他的说法,并且说出自己的发现,问道:“现在我们只要验证千羽流是不是白夜派去的间谍,就能肯定真正内奸的存在,你能不能联系白夜总部进行验证?”

    “不用验证,我能肯定千羽流就是我们的人。”年轻人笑道:“十天前千羽流殴打丁家人的事你们还记得吗?本来那一天被打的应该是我,我负责运粪进瓮城制造混乱,当时负责检查关卡的千羽流会配合我……如果千羽流不是我们的人,‘摘星’是不会提出这样的计划的。”

    高进连忙问道:“那你知道千羽流为什么会死在屠宰厂那边吗?”

    “极神兵,圣者遗物。”年轻人跟他们简单解释了圣者遗物的解封方式,说道:“我虽然不知道具体计划,但白夜应该是兵分两路,一路直取丁义,另外一路则是夺取圣者遗物,千羽流当时负责屠宰厂的守卫,显然是配合后者的行动。”

    “也就是说,夺取圣者遗物的白夜行者,就是内奸。”夏林果平静说道:“你知道谁负责夺取圣者遗物吗?”

    “我不知道,为了安全,具体计划只有他们自己知晓,然而……”年轻人神色黯然:“他们都死了。”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高进忽然重重一锤桌子,不甘说道:“难道就这样让叛徒逍遥法外吗!?”

    这时候,年轻人忽然笑了一声,“不会的。”

    夏林果眉毛一挑:“你知道是谁了?”

    “我前两天趁着吕仲军入城的混乱,冒着危险去找了‘摘星’。”年轻人说道:“他的据点一片混乱,仿佛被人闯入破坏过。我本来以为他跟我一样,据点身份被叛徒出卖了,但我发现他的秘密通道被人用过,而且据点虽然混乱,但仔细观察便能发现,那都是一个人造成的。”

    “摘星偷偷离开了星刻郡,还将自己的据点布置成被闯入的状态。”年轻人感叹一句:“不愧是他。”

    “本来我还不确定,但与你们的情报印证,我基本可以确信,‘摘星’就是叛徒。更何况,‘摘星’本身就有夺取圣者遗物的动机。”

    “我们运气不错,抓住了这个叛徒。”

    高进慢慢重复着这个词:“摘星……”

    年轻人哗啦一声站起来,严肃说道:“我这就将我们的情报分析传给白夜总部。你们放心,我们白夜绝不会放过叛徒!”

    “很快,叛徒的情报就会传遍辉耀,所有白夜行者都会成为我们的耳目,为我们追捕叛徒,‘摘星’阴音隐!”

    “一旦发现‘摘星’阴音隐,白夜行者便会让他付出代价!”

    ……

    ……

    哗。

    随着一声轻响,乐语的手铐被二当家一刀劈开。

    乐语茫然地看着二当家,二当家却是走到窗户前,眺望远处说道:“吃点东西,然后自己从这个窗户离开吧,野外生存应该难不到你。”

    “为什么?”乐语摸了摸手腕,他正想着抽出大宝剑跟二当家大战三百回合,没想到二当家根本连光爆都没用,一刀斩下来居然是为了帮他斩断手铐。

    “因为我运气不错,是我最先发现了你。”

    二当家看了乐语一眼,忽然扭开刀柄,从里面倒出一个小东西,抛给了乐语。

    乐语接过一看,赫然发现这居然也是一枚白夜勋章!虽然颜色略有不同,但风格造型跟阴音隐千羽流的完全一样!

    他听见二当家说道:

    “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白夜行者‘诡刺’,尹冥鸿。”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