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71章 双面人after

第71章 双面人after

    郡守府书房亮起了灯。

    月上树梢,星刻郡大多数地方的混乱都已经平息下来,不过这一晚注定许多人无眠,统计司、提刑司、城卫司、郡卫军所有人都马不停蹄地到处奔波,在‘蓝炎’的指挥下清算损失抓捕乱党。

    银古月踩着月色走进郡守府,昔日庄严稳固的大门现在已经破损不堪,地上残有血战过后的血肉污色,空气中弥漫着挥之不去令人作呕的血腥臭味,令银古月忍不住捏住鼻子。

    “银队长。”正在装载尸体处理现场的干员连忙向银古月问好:“司长说,你来了可以去书房找他汇报情况。”

    银古月点点头,环视一周观察了一下周围干员,问道:“伤亡如何?”

    “没有伤亡。”

    “没有伤亡?”

    “是的。”干员一脸憧憬地说道:“我们其实是比司长慢一点到达。当我们到达的时候,驻守在门口的乱党已经死伤惨重,我们只是按照司长的吩咐,负责收尾处理和警戒,根本没做什么事。”

    银古月微微一怔,然后他又看了一眼郡守府那破损的墙壁大门。

    ‘真是头怪物……'

    银古月大步走进郡守府中庭,看见不少人在正厅那边忙活,他也没去凑热闹,径直来到书房,推门进去便看见蓝炎正站着浏览书房里的资料。

    蓝炎此时已经解除武装,周围也没放有武器,穿着颇为文雅的湛蓝色衣袍。书房里点燃了一支燃香,散发着宁静致远的清香。

    “欢迎回来。”蓝炎视线没有离开文件上的内容,“请坐。”

    “你都没坐,我可不敢坐。”

    蓝炎闻言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手放在书房正椅椅背上,说道:“这张椅子代表着星刻郡权力的顶点,我坐上去,便是僭越。”

    丁义往日议事自然不是接待客人四门大开的正厅,郡守府书房才是他和心腹密谋议事的权力核心,主薄司、提刑司、统计司各司长来郡守府,也基本是到书房议事听命。换而言之,书房的正椅,确实是星刻郡的权力宝座。

    然而银古月听到这句话表情变得很奇怪诡异,蓝炎瞥了他一眼,笑道:“有话想说?”

    “嘻嘻,不敢。”银古月摆摆手。

    不是没有,而是‘不敢’。

    “我知道,你是觉得我不过是故作姿态,明明满腹阴谋却大义凛然,虚伪奸诈又假仁假义。”蓝炎脸上没有任何恼怒,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不过,如果是你,你会坐在这上面发号施令吗?”

    银古月想了想,摇摇头:“大概不会吧。”

    “为什么不会?”

    “感觉不太好。”

    “为什么会感觉不好呢?”蓝炎说道:“现在全郡的人都知道是我拯救了星刻郡,都知道高层干员全部罹难,都知道我蓝炎掌握星刻郡所有权力,我坐不坐这张椅子都不会影响现实半分,但是……你也感觉到,这样不好,对吧?”

    银古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理性人的,所有人都在凭‘感觉’行事。”蓝炎又抽出一份文件细看:“大义,理由,盟约,正义,天命,谕旨……这些虚无缥缈的概念和文字其实没有任何意义,但因为我们都是凭‘感觉’行事,所以它们变成了规则,变成了道德,拥有了重量,无时无刻地压在我们身上。”

    “为什么吕执政必须要丁师死在动乱里?为什么我不能直接送丁师一程?因为利益固然重要,但大义和善良却也是不可或缺的。人会本能地追逐利益,但同样人心向善——因为他们知道,善良道德是更伟大的利益。”

    “只有利益没有大义,结果便是众叛亲离,就像抗衡吕执政的丁师;只有大义没有利益,不过是理想主义者追逐梦幻泡影,就像白夜乱党;唯独大义与利益兼顾,才能获得民心所向,万民拥戴。”

    “太麻烦了。”银古月感叹一声:“就不能简单一点吗?”

    “你觉得我们在绕远路,事实上我们已经在走捷径了。”蓝炎笑道:“聪明是我们的工具,当你熟练地掌握这项工具,并且兼顾利益和善良,就会发现这个世界的捷径——阴谋。”

    “古月,你最好快点适应这项游戏规则。只有在适应规则后,你才能利用规则的漏洞,获得游戏的胜利……因为接下来的游戏,可不是统计司这样的小地方,而是在临海军了。”

    银古月眨眨眼睛:“我也要去临海军吗?”

    蓝炎:“当然,你接下来要担当我的副手。”

    银古月耸耸肩:“你上一任副手,刚刚死在我手上哎……为什么要选我?你明明有那么多崇敬顺从你的人选,更何况你并不信任我。”

    蓝炎微微一笑。

    “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感情。而且,你说错了,我很信任你。”

    “只要我不倒下,你就永远是我最有力最忠诚的手下。”

    说到这里,蓝炎轻轻叹了口气:“本来奎副司长其实也能获得我的信任,但可惜了,他不够理性,他还有弱点。”

    明明蓝炎的声音平易近人,说的话也相当温柔谦良,然而不知为何,银古月只能感觉到一股源自骨髓的寒意。

    他此时也没有嬉戏的心情,汇报道:“奎照已死,圣者遗物被你的交易者夺取了。”

    蓝炎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银古月又问道:“就这样将极神兵送出去吗?在诸多极神兵里,圣者遗物应该算是唯一接近幻神兵层次的兵器了吧?”

    “不要过度在意那些自己未能得手的利益,那只是镜花水月的虚妄。”蓝炎摇摇头:“吕执政已经表明态度,他不会让我们获得圣者遗物,强行获得也只能引来猜忌……何必为了区区一件器物,让我们的父子之情蒙尘?”

    父子之情……银古月眨眨眼睛:“司长你要成为吕执政的女婿?”

    “可能是女婿,也可能是义子。”蓝炎平静说道:“世家大族的传统……若没有这层关系,吕执政岂能放心允许我执掌临海军?”

    “人总是会一厢情愿地相信血缘、道德、亲疏、人性这些羁绊能成为强而有力的枷锁,这也是游戏规则……想要成为游戏里的棋子,你就得戴上这些枷锁起舞。”

    银古月问道:“那……你的那个交易者,就这样放走吗?”

    “正常搜捕即可,在夜晚,你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天亮之前,他也肯定已经离开星刻郡。”

    蓝炎忽然想起什么:“千羽流死了吗?”

    “大概是死了吧。”

    “太可惜了,我本来觉得他也有希望成为我的副手。”

    银古月感觉很是奇怪:“但他不是也挺重情重义的吗?好像跟你的要求不符吧?”

    “我的要求并不是冷酷无情灭绝人性,而是……怎么说呢?”蓝炎忽然看向银古月:“我觉得他跟你挺像的。”

    银古月扯了扯嘴角:“这句话我可笑不出来,你以前也说过我跟奎照很像。”

    “我并不是说笑,你们两个都有一种远离尘世的气质,仿佛一直在冷眼旁观这个世界,没有被任何枷锁束缚……”

    蓝炎突然闭上了嘴,摇头笑道:“抱歉,我好像说了太多无聊的话了。你去忙吧。”

    银古月也觉得他说了一些无聊话,闻言便离开书房。

    路过中庭的时候,他发现干员们在正厅堆木柴等易燃物料,便走过去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司长命令我们烧了这座正厅。”干员们回答道。

    “为什么?”银古月看向正厅紧闭的大门,大步走过去。

    “听说是不能用了……银队长别!”干员们连忙劝道:“银队长,司长说最好不要打开正厅的门!”

    听到这句话,银古月更加好奇了,拿走旁边干员的提灯:“我就看一眼。”

    他站到正厅门前,贴耳聆听,没发现里面有任何动静,便轻轻推开一丝门缝,把提灯凑过去照亮正厅的景象。

    然而银古月还没看见什么,扑鼻而来的气味就已经令他全身细胞都在发出抗议,强烈的不适他的胃部产生痉挛。

    当他看清楚正厅内部的景象后,银古月瞬间合上了这条门缝,脸色惨白地跑到外面大口呼吸清新的夜间空气,对其他干员摆摆手说道:“按照司长的命令,直接烧了这座房子,千万别打开门看。”

    烧了这座房子是十分明智的决定,银古月看一眼就能凭借丰富的经验判断出,就算将正厅清洗数遍,里面的血腥味也绝不可能就此消散。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蓝炎刚才说的一句话。

    ‘人总是会一厢情愿地相信血缘、道德、亲疏、人性这些羁绊能成为强而有力的枷锁。’

    如果吕仲看见正厅里的景象,他还会认为自己那些枷锁能束缚住蓝炎吗……银古月忍不住露出笑容,伸了个懒腰便去完成自己的工作。

    他有预感,跟着蓝炎的日子,他绝对不会无聊。

    ……

    ……

    十八街。

    「牙、痔疮、铁打」诊所自然是已经关门大吉,地下室里也一片狼藉。阴音隐将他的逃脱物资藏得很密实,正常拿出来太麻烦了,乐语直接将柜子全部推到,翻箱倒柜,懒得跟他磨蹭。

    乐语发脾气.jpg

    阴音隐自然是做好离开星刻郡的准备,事到如今乐语也不可能留在星刻郡,无论是乐语还是阴音隐,他们两个都感觉这个处于蓝炎控制下的城市绝非久留之地——哪怕乐语对蓝炎印象不错,也依旧这么觉得。

    翻柜子的时候,乐语发现一个密封严实的华丽箱子。他翻了翻阴音隐的记忆,才发现这是奖励。

    白夜对他们的奖励。

    按照计划,如果他们夺城成功,如此巨大的功劳自然要多多嘉奖,因此白夜直接将奖励提前送来。这些奖励都不是能短时间内增强战力的物品,但对白夜行者们而言它们都有些许意义。

    阴音隐自然不会做出‘提前拆奖励’这种没常识的行为,而乐语完全不介意这点。抱着‘说不定能开出有用东西’的十连抽心态,乐语拆开了箱子。

    里面的东西都用带有代号的袋子装着,譬如王宗道的奖励是‘星月’袋子,没想到这个平平无奇的中年人代号还挺美少女战士的,里面的东西是一串紫香木手链。

    戚士豪的奖励是几页‘易大师’的手稿心得,易大师是三百年前的执剑战法宗师,他的心得体会在这个时代自然是落伍了,不过似乎很多人将这位目盲宗师视为偶像,戚士豪应该也是他的粉丝。

    凌云的奖励是一本新书,书名《火神传之六·史诗之章》,乐语倒是听过这个。《火神传》是炎京地区很火的一本热血武者小说,星刻郡只有这本书的第一卷,内容是一个天生无法觉醒精神力的少年,为了成为最强武者而努力奋斗的故事,里面最出名的一句话莫过于‘我想成为武者,哪怕是最蹩脚最愚蠢的武者——只要是武者就可以了’。没想到凌云也是这本书的读者,《火神传之六》应该是这本书的最新一卷了。

    安倩的奖励,是一套……白色连衣裙。面料质量很不错,乐语拿出来比划了一下,感觉应该是符合安倩那‘高’‘大’的身材。乐语虽然从未看到安倩穿这种女性衣服的,但他想了想,觉得安倩穿这套连衣裙应该会很漂亮。

    乐语翻了一会,终于看到‘流星’的信封——也就是给千羽流的奖励。

    一张盖有印章的任命通知书,和一枚勋章。

    因为千羽流一直担任间谍与联系人单向联系,因此千羽流在白夜组织内并没有记录。这张任免书正式宣布千羽流是白夜组织里的白夜行者,刻有‘流星’的勋章可以证明千羽流的功绩。

    任命通知书上有两个需要签名的空格,分别是‘保证人’和‘检查者’,两个空格都填上了名字,前者是‘林锦耀’,后者是‘阴音隐’。

    乐语看了一会,将通知书和勋章放回信封。

    最后一个奖励,代号是‘摘星’的信封。

    这是给阴音隐的奖励。

    乐语心中也忍不住升起些许好奇,拆开信封,发现里面是一沓资料,长篇大论的内容看起来莫名其妙,明明每个字乐语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就他就看不懂了。

    翻到最后一页,乐语终于明白这份文稿内容是写什么的——

    「……根据过往资料和研究,按照上述十三种方法进行实验,有极大可能在不伤害原持有者的前提下,解除圣者遗物的绑定效果。」

    乐语先是一愣,然后嘴角不停抽动,止不住地露出笑容,最后更是按捺不住,捂住肚子在乱糟糟的地下室里滚来滚去哈哈大笑,笑得腹肌都出来了。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