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63章 亮也没用,没用也亮

第63章 亮也没用,没用也亮

    陈辅坐在队长的专属软垫椅子上,感觉确实不一样——其他人都是硬木椅,坐得痔疮都快犯了。

    当然这还是好的,若是去值班暗哨,坐都没得坐,站也没得站,只能弯着腰蹲还得忍受蚊叮虫咬,那都可以写一个‘惨’字了。

    暗哨这样的活当然轮不到陈辅,老干员也不会干,都是那几个新干员轮流去。新人新猪肉,世事皆是如此。

    身为底层干员,就摆脱不了被使唤的命运。

    ‘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做了这么久的脏活,我也终于……不再是底层了。’

    陈辅掏出一个铜制酒瓶,给自己灌了一口。铜制酒瓶方方正正,很是典雅,装不了多少酒,其实陈辅也不爱喝酒,不过他看镜湖区的高等人都是用这种酒瓶喝酒,所以他喜欢上了这种休闲。

    微涩的液体滑入喉咙,烧灼胃部,仿佛能让他暂时脱离现实的烦恼。

    然而其他人却并不让陈辅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副队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舟光世紧张地握着轻铳扫视街道两端,其他干员也纷纷子弹上膛全副武装。

    虽然统计司为他们配备了铳架,但守卫屠宰厂这种活哪需要铳?他们还是这几天第一次拿起铳,毕竟哪怕处于郡内边缘区域的他们,也感觉到不对劲。

    陈辅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冲天而起的火光,看了一眼远处半山腰镜湖区的纷乱光华,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听命令就好。队长让我们留守在这里,那就守住这里。”

    舟光世着急道:“但现在郡内大乱啊,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郡守遭遇什么不测,那我们——”

    “那我们又能怎么办?”

    陈辅指了指上方:“你看那是什么?”

    舟光世抬起头,看见夜空里一轮上弦月高高挂起:“月亮?”

    陈辅道:“对于星刻郡来说,我们就是那轮月亮。”

    舟光世精神一震:“你的意思是,我们是今晚能驱散黑暗的光辉吗?”

    “不,我的意思是,我们跟月亮一样,亮也没用,没用也亮。”

    陈辅的话说得干员们都垂头丧气,艾丽丽百无聊赖看向后方灯火通明的屠宰厂,抱怨道:“我们到底为什么还要守住这里?我们来这里不是惩罚吗?现在我们还留在这里干嘛?”

    陈辅看了一眼背后的屠宰厂,灯光从窗户里透出,猪羊鸡的叫声依稀可以听见。他们在这里守了几天,发现屠宰厂的诡异:居然是24小时不间断屠宰。

    不过频率虽高,但工作量不大,每小时只杀少量动物,因此全天出货量还算稳定。

    这时候,陈辅回忆起刚才他看见的那一幕:

    千羽流支走了暗哨,让两个穿着黑衣的夜行者潜入了屠宰厂。

    这几天陈辅本来就隐隐感觉到不对,他一开始也以为守卫屠宰厂只是一项惩罚,然而附近的郡卫军驻扎点,以及屠宰厂里的精英保安,无一例外都在提醒他:屠宰厂很重要,或者说,屠宰厂里有很重要的东西。

    当看见千羽流掩护他人潜入屠宰厂,陈辅心中再无疑惑。他回忆起前些日子在城门口看见的那副藏有金色器具的冰棺,心里已经有所明悟。

    今晚的动乱,千羽流的异动,屠宰厂的秘密……这一切线索都被他串联起来了。

    只是,这些事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只是一个凡人,一个渴望过上高枕无忧,妻妾成群的幸福生活的凡人。

    听命令就好,老老实实做一个工具就好,不会有人责怪一个工具的。而且,他除了当好一个工具外,又能做什么呢?

    人活着,最重要是认清自己的能力,不要被那些无意义的理想热情玷污了生存的本能。像林老师,像枫川流,正因为他们追求与自身能力不配的理想,所以才落得现在的下场,一个坟头草,一个阶下囚。

    而他只是想追求平静的幸福,这不过分吧?

    隆隆隆——

    忽然远处传来车辆的声音,一辆武装轻卡出现在街道的另一头,迅速开到屠宰厂门口,干员们纷纷精神紧张地握紧铳柄,瞄准这群不速之客。

    “千羽流在哪?”

    陈辅顿时站直敬礼:“报告副司长!千队长带人去支援南驻军处的蓝司长,此处守卫暂时由我代管!”

    从轻卡下来的奎照双手负后,环视一周,长辫轻轻飘荡,微微点头道:“好。郡内出现了逆光乱党掀起的叛乱,屠宰厂事关重大,现在由我暂时接管,你们明白了吗!?”

    一队干员们看向陈辅,陈辅毫无犹豫点头道:“明白!谨遵副司长的指令。”

    “很好。”奎照阴翳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一队继续守在此处,其他人随我来。”

    大家对这个变化毫无惊讶,奎照身为统计司副司长,对他们天然拥有领导权。莫说千羽流不在,就算千羽流在这里,也得老老实实将指挥权交给奎照。

    更何况是出了名软的陈辅……

    正当奎照走向屠宰厂的时候,陈辅忽然跑到他们前面,抱拳恭敬问道:“副司长,你们要进去吗?”

    奎照皱眉看着低眉顺眼的陈辅,不过看在他如此乖顺听从命令,他便解释一句:“是。“

    “但我们的职责不是守卫屠宰厂吗?没有必要进去吧,里面又脏又臭,进去一趟出来都得洗几遍澡,副司长不如来这边坐坐——”

    “让开,陈辅。”奎照沉着声音说道:“我不说第二遍。”

    看着奎照的面容,陈辅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强烈的胆怯让他双腿打颤,想说的话被堵在喉咙里,根本说不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屠宰厂一楼忽然发出爆鸣声,灯光尽灭,传出不知是人是猪的叫声!

    奎照目光一寒,直接越过陈辅快步上前。

    忽然后方劲风强袭,他右手一抡挡住,刚要还击,却感觉到瞄准身体各处的致命杀机,武者的本能令奎照自动进行躲闪,险之又险地避开近距离的铳击!

    “陈辅,这是你的回答?”

    奎照后退数步,摆出狼鹰拳的战斗态势,目光阴冷地看着拦在他们前方的陈辅。

    陈辅深吸一口气,给轻铳补充子弹,脸上又是后悔又是害怕,无数情绪令他的面部肌肉绷成一团,最后他猛地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嘶吼,斩钉截铁地说道:“千队长有令,不能放任何人进入屠宰厂!一队干员,随我阻止入侵者!”

    “是!”

    干员们举铳瞄准奎照带来的人,后者也纷纷举铳与干员们对峙。

    “陈辅,看来我以前看错你了。”奎照话语里是赞美的意思,但声音却越来越低沉:“我以为你只是一条狗,没想到还挺有骨气。”

    “但,没用。”

    陈辅举铳指着奎照,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我知道,我亮也没用,只是,只是……”

    他的脑海里,忽然闪过许多人的脸庞,骄傲自豪的父母,慈爱的林锦耀,洋溢笑容的同学,平静的千羽流;死寂无神的林锦耀,愤怒痛恨的同学,畏惧鄙夷的民众,平静的千羽流……

    “……就算没用,我也得亮。”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