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56章 不需要再害怕了

第56章 不需要再害怕了

    乐语听到敲门声瞬间吓得心脏停止,但阴音隐却毫无反应。

    “灯。”

    “灯。”

    “灯。”

    “登~”

    地下室的门一边被慢慢推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边传出阴森的出场音效,最后哗啦一声被人轰地打开:

    “哈哈哈,小阴子有没有被我们吓到?”

    出现在门口处,是一个十分高大的女性——一般来说女性是不应该用高大来形容,但乐语看见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高’和‘大’。

    乐语和阴音隐都算是高瘦身形,乐语还比阴音隐高一点,然而跟面前这个女性相比,他们两个都要矮一个头,而且高大女性肌肉匀称,大腿紧绷,短发飒爽,瞳孔黑亮,满脸笑意,浑身上下充满力量的弧度,衣物被她撑出野兽般的美感。

    她看见乐语顿时两眼发亮,乐语还没反应过来,她就一个箭步跨越数米距离将乐语抱在怀里,高兴地蹭来蹭去:“我!就!知!道!我在城门口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是内奸!”

    啥意思,我长得很像二五仔吗?

    虽然很想吐槽,但乐语被这突如其来的洗面奶弄得懵逼了,只能先大口大口呼吸,不要快要被闷死了,真的好大。

    “倩姐,你这样会吓坏他的。”有人笑道。

    高大女人闻言便松开乐语,眨眨眼睛表示歉意,过去抱住阴音隐不停摸头,嘻嘻笑道:“还是小阴子的白毛摸起来舒服,特别柔顺特别滑,肯定是天天洗头的。”

    被人像撸猫一样摸头,阴音隐居然毫无反抗的意思,他转头看了一眼被鱼贯而入的地下室门,平静问道:“你们全都来了?”

    狭窄的地下室站满了人,一名脸上有刀疤的中年男子点点头:“他们想在行动之前见见同伴。”

    阴音隐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看向乐语:“你现在是不是有很多问号?事实上,我也有,最近没有常识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工作越来越难展开。”

    他顿了顿:“这位是千羽流,代号流星,引荐人是‘观星’,两年前正式加入白夜,目前身份是统计司第一特别行动队队长。”

    然后他朝旁边这群年龄身高性别各异的人一伸手:“这十一个人,是其他分部召集过来的白夜行者,负责星刻郡的武装政变。介绍完毕,你们回去休息——”

    “喂喂喂,小阴子你这样可不行。”高大女人将阴音隐的发型摸得乱糟糟,“你至少也介绍得详细一点吧,现在小千子还不知道我们谁是谁呢!”

    小,小千子?

    不过乐语看了高大女人一眼,以及被她抱在怀里宛如儿女的阴音隐,算了,小就小吧。

    阴音隐默默从怀里拿出笔记本,一边翻页一边说道:“从我左手边开始,分别是前天际区风暴军征风中校,戚士豪。”

    脸有伤疤的中年男人微微颌首。

    “炎京皇家学院毕业生,凌云。”

    年轻英俊的帅哥挑了一下刘海。

    “五区联名通缉犯,王宗道。”

    长得一副老实人相貌的圆脸男人呵呵一笑。

    ……

    “以及前幽云区踏白军征白上校,安倩。”

    高大女人拍了拍阴音隐的背部,拍出响亮的声音,不满说道:“哎呀你别逢人就跟人说我当过军官,这样我很不好嫁出去的。”

    阴音隐面无表情地补充一句:“以上十一人,皆是千人敌的水平。”

    听到这里,乐语终于回过神来。

    虽然个体实力天差地别,但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可以作为标准的力量评价体系,毕竟战法者之间没有‘金丹’‘元婴’‘霸王色霸气’这类可以一看就分清敌我境界的特征,基本都是交过手才知道谁强谁弱。

    ‘登堂入室’、‘融会贯通’、‘登峰造极’也只是战法境界,并不一定说高境界就一定强于低境界,就像乐语之前打军院教师穆飞鸿,穆飞鸿境界高,但还不是被乐语不要手的打法打了个措手不及。

    但是在军队里,通过大量的战斗比较,相当于一种古老的大数据统计,军队将战法者简略分成五个等级:万人敌、千人敌、百人敌、十人敌、杂鱼。

    军队评价体系不看你战法境界高低,只看你实战能力,如果天生膂力大、回气快、跑得快,在军队体系里都是极大的加分项。如果说十人敌是低阶士官的门槛,百人敌是高阶军官以力服人的标准,那千人敌就是军队所能给出的最高评价,非军中最强最猛者不可得。

    毕竟万人敌是在乱世时期经历无数血战获得众人认可的史诗级称号,和平时期刷不出来,也没人会给自己贴这样的称号,吹逼还是要按照基本法的。

    也就是说,现在站在这个地下室里的,除了乐语和阴音隐以外,其他人都是当世第一序列的武者!

    怪不得阴音隐乖得像个孙子似的,原来他在这里真的是个孙子。

    安倩问道:“小千子,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乐语脸色一变,一股羞怒止不住从心头烧到脑海,双手抱拳重重说道:“当然可以倩姐!”

    “哈哈。”安倩笑道:“你跟我想象得不一样,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做地下工作的,都跟小阴子一样整天挂着一张司马脸。”

    大姐你说话也忒豪爽了,乐语瞄了一眼阴音隐,发现后者那张白得随时都能盖上白布进行遗体告别的脸居然黑了下来——白里透黑,乙方奇迹啊。

    “倩姐,你别这样,阴音隐已经生气了。”凌云半是玩笑半是劝道。

    安倩问道:“小阴子你生气了吗?”

    阴音隐依旧平静:“生气有什么用,生气又不能消除错误,生气只是无能者面对逆境时产生的逃避情绪,通过高涨的情绪来掩饰自己的无能……”

    “其实你就是生气了吧。”安倩说道:“按照计划,我们应该待在你为我们准备的据点里,休养生息,检查铳械,研讨方案……但我们还是想来见见流星。”

    “见我?”乐语一愣,“为什么?”

    “你或许不知道,我们其实蛮佩服你的。”安倩笑道:“在我们拿到星刻郡的资料和入城计划后,我们很惊讶发现我们居然有人在统计司里待了两年多,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内还是孤身一人无人支援……真是难为你了。”

    “哎?这很厉害吗?”乐语挠头。

    “真的很厉害。”安倩由衷说道:“或许对你来说,这可能只是不值一提的成绩,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之中也有好几个担任要职的前干员,我们理论上也是可以继续蛰伏等待未来合适的时机,然而我们往往熬不到那个时候,就忍不住脱离朝廷参加白夜行动。”

    凌云颇有诗意地说道:“我们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们未曾见过光明。”

    “我们比谁都能理解间谍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担惊受怕,无人可依,如履薄冰……”安倩轻轻摇头:“如果是一天两天还好,但若是一直待在那种连安稳觉都睡不了的环境,我们会受不了的。”

    “所以我们才如此佩服你,流星。”

    乐语眨眨眼睛,心想这难道是一种更高阶的彩虹屁技巧?明明感觉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间谍行为,但听安倩大姐姐吹出来就仿佛是夜夜笙歌般全年无休的铁人行为,听得他都不好意思了。

    不过乐语环视一周,发现大家都是真情实感地用尊敬的眼神看着自己,忽然心里一动:

    仇断政策、劫、林锦耀的决死、千雨雅的圣母心、陈辅的彷徨、艾丽丽的狂热……

    之前乐语没注意,不过他现在仔细想来,发现他认识的不少人都有情绪偏激的现象,譬如林锦耀说送死就送死一点也不带犹豫,譬如陈辅恰烂钱还良心不安特别的婊,譬如千雨雅的圣母心居然圣母到想要度化她哥……

    如果是一人两人那倒也不足为奇,但这样违反常识的人高强度地出现在乐语身边,让乐语终于感到一丝违和感。

    或许,违反常识的人不是其他人,是乐语才对。

    以前乐语一直将‘精神力’视为内力、查克拉、灵压之类的外挂蓝条,从未想到‘精神力’对人的影响。但现在看来,因为人人觉醒精神力的原因,辉耀人可能大多数都是特别情绪化并且难以忍耐的类型。

    再加上他们百病不侵的类型,可能日常生活里就很少受过‘折磨’,怪不得阴音隐光是靠治疗牙痛和痔疮就能发家致富。

    这种影响是生活环境、社会风气、精神力的催化以及‘劫’的共同作用,所以乐语一时间很难察觉,再加上他第一个接触的地下工作人员是阴音隐这样的司马脸,因此给了乐语一种错觉。

    但实际上,里士杰那种在统计司待了一年就忍不住纠集同伙杀上司造反的‘间谍’,可能才是正常。

    说不定奎照蓝炎都变成里士杰心中的劫,一天不杀口腔溃疡。

    星刻郡白夜分部成立还没几天,就开始准备夺城,这么快的进度背后,折射出的是人心的渴望。

    辉耀人是无法忍受自己当内奸的,因为太难受,太危险,太烦闷,精神力会放大他们这部分负面情绪,导致他们崩溃或者令他们选择破局放弃。

    像千羽流这种天生不会被负面情绪影响的冷血人,就是林锦耀慧眼识英雄了。

    简单来说,就是大多数辉耀人都是慷慨悲歌的豪士,像千羽流阴音隐这种擅长蝇营狗苟的‘人才’,自然会脱颖而出。

    “谢谢表扬……”

    “可爱!”安倩兴奋地过来抱住乐语。不愧是千人敌强者,她双手一箍,乐语感觉到自己仿佛被虎钳钳住,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任其施为。

    伤疤男戚士豪问道:“我们有打扰你们的商谈吗?”

    阴音隐道:“没,我已经安排好了,让流星去探查圣者遗物的安保情况。”

    “说起来,我们也应该为圣者遗物调整一下计划吧?”凌云说道:“圣者遗物可是一项极大的助力,若是能将其纳入计划战力里,我们夺城的成功率会提高两成。”

    阴音隐点点头:“嗯,现在我们高端战力充裕,可以分出一个战力去抢夺圣者遗物。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夺城开始的时候一起抢夺圣者遗物,那样丁义也分不出兵马追捕……如果运气好,说不定圣者遗物也恰好完成解封仪式,可以带着圣者遗物返回战场。”

    “王宗道,届时我和你一起去抢夺圣者遗物,由你来执掌极神兵。”

    圆脸老实人微笑点头:“我明白你的计划了。”

    安倩闻言松开乐语,兴奋道:“也就说我们到时候可能有幻影大军帮忙?这次稳了!”

    憋得满脸通红的乐语深呼吸两口,好奇问道:“幻影大军?”

    “我刚要跟你说,圣者遗物的权能是:模拟持有者曾经触碰过的任何物体,包括权能。”阴音隐说道:“王宗道曾经触碰过八幻神兵之一‘幻影刀’,由他来执掌圣者遗物,他可以将其变成可以衍化幻影大军的幻影刀。哪怕没有原版厉害,但也可以成为改变局势的战术力量了。”

    有人笑道:“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被五区通缉的原因。”

    王宗道叹气道:“最后不还是被他们抢回去了,而且那把幻影刀都认主了,我也就是拿来看看……”

    “那是因为他快你一步先认主了,不然你就不是五区通缉那么简单,而是成为辉耀头号通缉犯了。”地下室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安倩忽然猛地一拍乐语的肩膀,说道:“小千子,你还是处男吗?”

    “……”

    “如果死的时候还是处男,也太惨了吧?”

    “……”你这句话会让我认为接下来将会是一段有颜色的剧情。

    “所以不要死。”安倩笑道:“等收复星刻郡后,你就不用再为虎作伥杀害无辜,不用再躲躲藏藏暗中行事,不用再尔虞我诈溜须马屁……你可以光明正大活在太阳底下,做想做的事,追求喜欢的女孩。你这段满手鲜血的间谍人生固然不会被遗忘,但也不要让它成为你的负担。”

    “接下来这段日子,你就满怀希望地期待吧,你可以每天睡觉前掰手指头数,可以在日历划,可以……反正,你接下来每天睡醒后,都应该要想到是,距离这段日子的结束又接近了一天。”

    “其实我们想告诉你,你已经不是孤军奋战,因为我们来了。”

    安倩轻轻摸了摸乐语的头,温柔说道:“以后听到敲门声,不需要再害怕了。”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