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53章 圣者遗物

第53章 圣者遗物

    我是不是打得太狠了?

    乐语心里冒出这个念头,但旋即就否决这个想法。

    这不是一次很好的宣传教育嘛,无论你是星斗小民,还是高官子弟,只要你为非作歹,一样会受到严厉的制裁。阴音隐选择炮灰扮演丁郡守亲戚的时候,想必也有考虑到这一点。

    同样是打人,他乐语打一个普通人,和打一个高官子弟,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打普通人,别人只会畏惧统计司的权力;但是打高官子弟,却能让老百姓亲眼看见这群高高在上的肉食者也有趴地上喝泥水的无助姿态,进而令他们产生‘原来这些达官贵人也不过如此嘛’的想法。

    再进一步,便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了!

    这跟白夜的‘将统治者拖下神坛,将贵族世家拉入凡尘’的目标不谋而合。

    当然,乐语这次打得只是一个伪装成高官子弟的炮灰,味道不够浓。不过这个炮灰演得真是好,将高官子弟那股横行无忌的跋扈味道演得入木三分,简直是本色出演,若不是乐语早知道计划,说不定连他都信了。

    哪怕后来证实他的确是冒牌货,但这场戏的教育意义也不会淡去。乐语听说过,以前《白毛女》戏剧巡演的时候,许多人看得深信不疑,甚至想冲上去打演黄世仁的演员。

    连明知道是戏剧的情况下,淳朴的老百姓都难以自拔,更何况这场拳拳到肉的真实打戏?

    而且炮灰的怒吼也十分真情实感,充分表现说话者的愤怒,令人感受到封建阶级统治者的自尊是多么不堪一击,深化了围观群众对为非作歹者终被惩罚的印象,可谓是点睛之笔。

    乐语稍微转了转身子,拜了拜pose,让其他方向的老百姓也看得更清楚一点,等差不多了便打算结束这次戏码,松开腿说道:“陈辅,去检查一下他们的货物吧。”

    按照计划,这里乐语检查一下货物,发现没什么问题,炮灰再求饶认错说几句软话,那乐语就直接放他们走。

    毕竟炮灰都被教训得那么惨了,乐语说放他们走,统计司的人多半也不会追究。至于城卫司,他们根本不想掺和这种事。

    “不,不可以!”丁翼鱼脸色大变,挣扎着爬起来。

    乐语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忽然恍然大悟,懂了。

    演戏要演全套呢!

    我这么快就松开腿,实在太不敬业了!

    于是乐语将他踢回去,然后一屁股坐在他背上,义正言辞地喊道:“不论是谁,想进城就要接受检查!陈辅,去检查车厢里的货物,看看有没有违禁品!”

    “不可以!不可以!”丁翼鱼发疯般地挣扎:“你打我犹可,你要是检查那里的货物,你就坏了大事了!郡守不会放过你的!”

    乐语随口道:“检查货物就是郡守交给我的任务……喂,你动什么动,想身上多几个洞吗?”

    被十几支铳口瞄准的粗豪汉子,着急地注视着正在被干员们掀开的丁家车厢,大声说道:“这位队长!车厢里真的是很重要的物品!你们万万不能在这里掀开!无论如何,也请你们将货物送到郡守府先!”

    “万一你们在里面藏了几桶屎,我送去郡守府后就爆炸那怎么办?你们将屎舔干净吗?”

    乐语大声反驳道,不过他心里此时也冒出些许疑惑:他们好像真的很着急车厢里的货物。但按照计划,炮灰车厢应该是没有违禁物品才对啊。

    难道他们这个车厢里也有铳械?

    但事已至此,乐语已经无法收回前话。他想了想,忽然喊道:“等等!”

    丁翼鱼和粗豪大汉顿时松了口气,然后乐语又说道:“来两个人按住这个冒充丁郡守亲戚的骗子。陈辅,你跟我去检查车厢,就算真的有危险品,我们两个也来得及跑。”

    自己一个检查车厢是肯定不行,但如果加一个陈辅,应该足以让其他人信服。而陈辅虽然百般不好又虚荣胆小,但唯独有听话这个优点,就算车厢里真的是铳械,那乐语也有把握跟陈辅窜供。

    ‘希望不是一整车都是铳械……不然的话我也难办……’

    乐语和陈辅两人走去查看丁家后排披着黑布的车厢,丁翼鱼犹自嘶吼不停,倒是护卫们似乎认命了不再反抗。

    乐语一接近就发现车厢的不凡:黑布似乎是染色革制的牛皮,沾雨不湿,绑着黑布的麻绳浸过油,充满韧性又难以断裂。

    割开绳子,乐语和陈辅各抓住黑布的一个角,对视一眼,慢慢揭开。

    然后他们看见了一副……棺材。

    一副通体由冰构成的棺材。

    “队长,这个……”

    哗啦一声,乐语直接黑布都掀开了——反正不是铳械,那就不在他危险区内,他怕啥?

    于是乎,一副深蓝色的冰棺出现在雨幕下的瓮城中央,吸引住所有人的视线。

    位于辉耀东南的星刻郡,想来湿热高温,很少会看见冰块。陈辅情不自禁用手摸了摸冰棺,啊的一声缩回了手,“好烫!”

    土鳖。

    乐语心里吐槽一句,视线聚焦在冰棺中央的奇怪器具上。

    虽然是一副方方正正的冰棺,但棺里并没有人,而是冰藏着一个金色的,似剑非剑,似杖非杖的奇怪器具。它全身泛着华贵的金耀光辉,刃身双刃,但柄端没有任何可以握持的部位,而是镶嵌着三颗红宝石眼睛的骷髅头,骷髅头脸颊还突出两个尖端,显得诡异又尊贵。

    说是剑吧,但没有剑柄;说是杖吧,但骷髅头似乎也不是用来握的。非要说的话,更像是锚——因为它的形状就是‘个’字形。

    “这是……什么东西?”乐语颇为疑惑。

    为什么会运送冰棺?冰棺里为什么藏着这种东西?

    最重要是,炮灰为什么会带着这种东西进城——

    “噗噗噗噗噗——”

    尖锐的喇叭声刺穿了雨幕,乐语转头一看,发现几辆武装轻卡从城里飞驰而来冲入瓮城里。轻卡里走下了一队队银肩黑底制服的干员,看得乐语眉毛狂跳。

    如果他没认错,这应该是郡守府卫军——也就是丁义最为倚重的亲军!

    “你们在干什么……四少爷!”一个清瘦中年人从轻卡里下来,看见被干员们压制在地上的丁翼鱼顿时大吃一惊。

    “博叔!”丁翼鱼都快哭出来了,“救我!”

    “快放开他!”被称为博叔的中年人大喝一声,郡卫瞬间拉开铳栓瞄准统计司干员,干员们连忙松开手退到一边。

    博叔三步作两步过来扶起丁翼鱼,看着他衣衫褴褛浑身都是伤,连脸都烂的一半,顿时脸色黑成酱色:“发生了什么事?谁干的?”

    “就是他,千羽流!”丁翼鱼马上指着乐语,大声说道:“我已经给出郡守的通行证,他还非要胡搅蛮缠扣下我的人,跟我单挑的时候还偷袭殴打我……而且他将货物掀开了!”

    “什么?!”

    博叔看过去,顿时看见那副暴露在雨幕空气中的冰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过了好一会,博叔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事到如今,补救已经没用了……四少爷,你想怎么做?”

    “我要他死!”丁翼鱼咬牙切齿地说道。

    “行,你要他怎么死?”博叔好整以暇地问道。

    “我要他全身上下都被磨烂,骨头一根根被碾碎,痛不欲生地死!”

    “这就有点麻烦了……”

    博叔悠悠说道:“老夫不擅长做这种细活,我先把他抓住,然后四少爷你慢慢炮制他怎么样?”

    丁翼鱼眼神睥睨,一张烂脸露出猖狂的笑容:“再好不过!”

    啊,看来遇到麻烦了。

    乐语挠挠头:“这么说,你真的是丁家四少?”

    “后悔了,畜生?”丁翼鱼戏谑道:“放心,等下我会让你明白作为畜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乐语笑道:“看来你当畜生的经验相当丰富啊。”

    后悔?

    乐语后悔没把他直接打死。

    看丁翼鱼现在的做派,想必冲撞关卡草菅人命对他来说只是普通日常。要是刚才杀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虽然你们讨论怎么炮制我讨论得很高兴,但请别忘了,我是统计司第一特别行动队队长千羽流。”乐语拍了拍手上的血污:“想要抓我,请按程序,让郡守下命令给蓝炎司长。顺带一提,彻底检查货物正是郡守的命令,道理站在我这边。”

    “怎么,知道怕了,想扯大旗?”丁翼鱼狞笑道:“蓝炎只是我们丁家的一条狗,我杀你还要给条狗报告吗?”

    这时候博叔踏前一步,淡淡说道:“统计司的其他人,你们只要知道,如果你们敢动手,那郡卫就要对你们动手。”

    博叔看向乐语:“你刚才不是跟四少爷单挑吗?我也不欺负人,跟你一对一单挑吧。”

    当博叔说‘不欺负人’的时候,他双腿已经原地起飞。

    说‘一对一’的时候,他已经跨越了十米距离。

    ‘单挑吧’话音刚落,他已经出现乐语前方,砂锅大的光爆拳头朝着乐语的脸砸过去!

    乐语只来得及举起双手一挡,然后全身便感觉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冲击力。他忍不住呜哇一声吐出污血,整个人被砸飞数米远!

    乐语瞬间得出一个结论:

    这老头绝对是‘登峰造极境’的高级战法武者!

    这下完蛋了……不对,好像也不差,如果我死替这个老头,不就能白嫖高级战法了吗?

    与其选择那个连千羽流都不如的丁翼鱼牌五菱宏光作为二号机,还不如选这个老款劳斯莱斯幻影爽一爽呢!

    决心已下,乐语落地瞬间稳定身形,试图聚光反击。

    然而博叔已经贴到他跟前,挥舞拳头制造的光爆拳雨,将乐语视野里的一切渲染成一片金白。

    “勇气可嘉。”

    博叔表扬一句。

    乐语感觉自己全身都颤栗起来。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死在千羽流手里的时候,其实乐语都没反应过来。反而是现在,当他主动迎向那足以摧毁肉体的光爆拳雨,才确实感觉到生死间的大恐怖。

    或许,如果,万一……「死而替生」没有触发的话……

    其实也不坏呢……

    当乐语脑海里闪过无数思绪时,他看见一道蓝光在面前闪过。

    地面顿时被斩出一道细细的裂痕,下一秒,博叔瞬间后退十米,回到丁翼鱼身边,满脸忌惮地看着城门口。

    乐语茫然地眨眨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我还没死?”

    这时候,一声温和的男音悠悠穿透雨幕,在所有人耳边响起:“丁博总管,你可是代表着郡守的态度,跟我们统计司起冲突,多不好啊。”

    博叔冷冷道:“蓝炎,是你们统计司先坏了我们的事!”

    蓝炎带着一队干员从城门口走进瓮城,他右手还提着一柄缠绕蓝光的长剑,刚才在乐语眼前掠过的蓝光斩,似乎就是他的杰作。

    “司长。”

    “司长。”

    干员们连连问好,蓝炎微笑颌首。他走到乐语跟前,乐语说道:“感谢司长相救。”

    “下属忠于上司,上司护佑下属,此乃天经地义。”蓝炎拍了拍他的肩膀:“更何况你的任务是我安排的,有什么事,也应该由我负责。”

    “蓝司长……”远处艾丽丽等女干员都眼冒爱心,陈辅等人更是脸露感动。

    “丁博总管,你说我们统计司坏了你们的事,请问是坏了什么事?”蓝炎朗声问道。

    博叔顿时语气一滞,丁翼鱼脱口而出:“你们将货物都掀开了!”

    蓝炎转头看向车厢,忍不住轻轻‘哦’了一声,伸手轻轻在冰棺上轻轻一抹,注视着里面的金色器具,脸露震惊之情,语气里带着一丝尊敬说道:

    “这不是辉耀极神兵之一,圣者遗物吗?”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