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48章 复盘甩锅

第48章 复盘甩锅

    “抱歉。”

    穿过镜湖,绕过讲学广场,回到地形错综复杂的十八街,再一路避开发疯的酒鬼、被打断手脚的赌鬼以及寻欢客等等黑夜居民,乐语和阴音隐总算回到「牙、痔疮、铁打」诊所里。

    在地下室检查伤势的时候,阴音隐忽然冒出这一句,乐语有些摸不着头脑:“啥?”

    “刚才我拒绝了人质交换,用强硬手段逼奎照放开你,让你冒了很大的风险。”阴音隐脱下黑长直的假发,露出一头白毛:“实际上,我也不确定奎照是否真的会为了他女儿而接受这番要挟,你死亡的几率相当之大。”

    他顿了顿,解释道:“但在那时候,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奎照发出光爆弹,附近的巡刑卫必定闻讯而来,而奎照一开始想用话术拖延时间,后来主动提出交换人质的提议,也是为了拖延时间和伺机反击。从我们暴露开始,我们和奎照就不是对等的地位,天时地利人和全在奎照那边,我只能用这种办法,才能让奎照没有反击的余地。”

    原来是这事啊……乐语点点头表示理解,实际上他们离开的时候就遇见正在往事发地点赶路的巡刑卫,自然明白刚才那场黑暗中的交锋是多么惊险。

    如果阴音隐没有那么果断,如果他们真的要交换人质,那就算人质交换成功,他们也已经被包围了——不需要实质上的包围,只需要几个巡刑卫提供光源,奎照就能将他们留下来。

    乐语好奇问道:“如果奎照没有放开我,那怎么办?”

    阴音隐:“我会连夜送走你妹妹,鉴于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私下记录情报的习惯,我会将你家也烧了,一了百了。”

    连后事都考虑妥当了,不愧是你……乐语也没惊讶,“为什么要向我道歉?”

    “理论上,我应该要以白夜行者的性命为优先考虑选项。虽然结果是好的,但那是建立在你所承受的巨大风险上。”阴音隐说道:“对别人狠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按情理,我需要在事后获得你的原谅。”

    乐语问道:“你真的觉得愧疚吗?”

    “当然,我很珍视同伴的生命,我为我刚才的举动而内心不安。”阴音隐说道:“毕竟我也是一名白夜行者嘛,尊重生命,是白夜行者的常识。下次我应该要用更妥善的方式来应对。”

    鬼扯。

    你肯定是下次还敢。

    不过阴音隐都这样表态了,乐语也只能说道:“既然你都诚心诚意地恳求我的谅解,那我就大慈大悲原谅你了。”

    “那么。”

    阴音隐提上裤子,问道:“现在,轮到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回头了。”

    “啥?”

    “按照计划,你应该要在打碎路灯,吸引奎照董衡的第一波注意力后,便马上遁逃撤退,而你显然破坏了计划。正因为你的回头,所以奎照才有机会抓住你,让今晚的刺杀行动多了许多波澜,也埋下了隐患。到现在我都不确定,我有没有将所有痕迹清理清楚,说不定明天奎照就带人把你我抓取统计司里大刑伺候。”

    阴音隐穿上衬衣,转过头盯着乐语:“那么,你组织好你的语言了吗?”

    “你有没有搞错啊,刚才不是我回头拦了一下奎照,你现在就真的在统计司里大刑伺候了。”乐语显然是不服的:“当奎照拿出光爆弹的时候,我们最初的计划就已经失败了,你不仅没能瞬杀董衡,还被董衡奎照围殴,我当然也得随机应变。”

    “你断定我在奎照董衡两人面前没有还手之力?”阴音隐皱眉道:“哪怕是他们有光源可利用,但在树丛附近的优势阴影区域,以及受袭时的未知恐惧,我仍有一定胜算。最好的结果,莫过于奎照董衡都被我骗进树丛里,然后我趁黑击杀两人。”

    “更何况,你所描述的失败结果,只是一个无法证实的假设。而现实是,你破坏了计划,也制造了波澜。”

    乐语郁闷道:“我哪里想得到狼鹰拳的爆发速度有那么快……而且他爆发完刚好光爆弹就到时间了,我连反击都做不到。我依然认为我当时的反应是正确的,但不是我无能,实在是敌人太狡猾,在正常情况,我应该是可以骚扰完奎照就溜掉的。”

    说到这里,乐语忽然想起前世看过的一副图:山羊看见老虎跑过来,沉着冷静地思考对策,决定跪下来从老虎下方滑过去,然后用角划穿老虎的肚皮,反杀老虎。

    然而山羊刚跪下来,就被老虎一口咬住脖子了。

    嘛,虽然计划与现实是有亿点点偏差,但这不能说计划就是错的。

    “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要回头?”

    “还有为什么?我不回头你肯定要凉了啊……”

    “那么,你为什么要救我?”

    阴音隐擦掉脸上的妆容,面无表情地说道:“所谓的拯救,是要在自己留有余力时的善举。因此我只能跟奎照赌你的命,因为我没有余力救你;因此奎照始终站在有光的地方,让自己不进入劣势环境维持最佳姿态,就是他最好的救人方式。”

    “那时的你连自保都做不到,还回去阻拦奎照,这是相当不智的举动。如果你不回头,最坏的结果只是我一人死亡;但你回头,那最坏的结果就是我们一起死了。”

    乐语摇摇头:“但我想的是,如果我回头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将奎照这个麻烦也一并解决掉。”

    “未虑胜先虑败,这是常识。”

    “敢拼才会赢,这是我的常识。”

    “但你不是说你怕死吗?”阴音隐问道:“你这个举动可不像是怕死的人会做得出来。”

    乐语微微一愣,沉默片刻才说道:“我是怕死,但我也怕朋友死在我面前。”

    “朋友……”

    阴音隐咀嚼着这个词,问道:“你将一个只见了三次面的人称之为朋友?你……已经没有其他可以倾诉的人了吗?”

    他说对了。

    虽然乐语没有特别在意,但实际上,在乐语现在的人际关系里,阴音隐是相当特别的角色。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千羽流’所有身份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可以给予乐语正确的建议的人。

    千雨雅不香吗?香,但为了她的安全,乐语没法跟她聊这些现实重力过于沉重的话题。

    陈辅不舔狗吗?舔狗,但他爱慕虚荣,乐语连将他发展成白夜行者都不敢,又哪里敢跟他聊革命造反的话题?

    从穿越到千羽流体内,再到击杀林锦耀,认识千雨雅,乐语一直都懵懵懂懂糊里糊涂。直到联系上阴音隐,乐语才慢慢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融入到这个世界。

    不仅仅是找到组织那么简单,对乐语来说,阴音隐就相当于‘新人引导者’、‘内奸训练专家’、‘QQ小冰’之类的角色。

    虽然阴音隐恃才傲物,整天说‘这是常识’,又一头白毛杀马特,但他却是乐语唯一一个可以随意聊天请教的犯罪专家。如果说千雨雅是乐语目前的心灵小港湾,那阴音隐基本等于戒指老爷爷了。

    因此看见阴音隐遇到致命危机,乐语迅速判断局势便果断出手了。要是阴音隐凉了,那乐语就失去了负能量垃圾桶、组织联络人、犯罪顾问、免费痔疮治疗师……

    以及,一个乐语来到这个世界后所认识的,并非继承自千羽流的,而是他自己从零开始建立关系的……朋友。

    乐语没有回答,阴音隐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阴音隐问道:“你伤势如何?”

    “肋骨好像断了,奎照踢得有点狠。”乐语看了看自己紫绀色的胸腔,按了一下,居然凹进去了。

    “我这里可以给你进行光疗手术。”阴音隐打开地下室的白炽灯凹透镜:“不过我这里没沸眠汤……我可以给你找根木棍让你咬住。”

    “不必,我不怕痛。”

    乐语躺到地下室的床上,忽然意识到这是自己前世今生第一次在黑诊所里做手术。

    “对别人狠很容易,对自己狠却很难……我以为这是常识,但在你身上却是反过来了。”

    阴音隐戴上手套,光线在他手上聚焦成温暖的光团。

    “或许,你是一个我没法用常识理解的人。”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