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44章 最惨的偶遇

第44章 最惨的偶遇

    “待我撕开半里这晨昏的乾坤,三尺青光轮转洗烟尘~”

    星刻歌舞厅外,放置在门口的宛如两个黑色棺材的音响传出沙哑的男音,悠远的歌声传遍镜湖路的每一个角落。贩夫走卒偶尔会驻足聆听,但很快又要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

    乐语看着一辆辆人力三轮车在街道上穿梭而过,感觉自己仿佛来到新的城市。富人区虽然距离主城区就隔了一个镜湖,但却近乎两个城市,譬如说,主城区你是看不到任何人力三轮车,但在富人区这边却是常见交通工具。

    这背后的原因自然不难得出:‘坐慢速交通工具’这件事对于辉耀人本身是一个伪需求。在白天里,辉耀人获得阳光的加持,日常走路根本不累,哪怕穿梭城市也腰不酸腿不疼,至于晚上大家都回家休息了,谁还出门?而且你普通人走路,肯定比拉三轮车走得快,真想快速移动,坐三轮反而更慢。

    因此人力三轮车根本不会在主城区里出现,唯独在夜幕落下后,不少在车行兼职的平民会拉车到镜湖路等候生意。那些不愿走路的公子哥,千金一掷的富商,才是他们的客人。

    乐语感叹道:“居然这么热闹……我还以为封城后这里会变得萧条。”

    “损失最大的是他们,影响最小的也是他们。”

    一个娇柔的声音在乐语后面传来:“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要纵情享乐。难道在家里待着就能降低损失吗?还不如出来快活快活。”

    有道理,我有时候玩手机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没做作业,便会内心十分不安地继续玩手机……乐语转过头看向后面的佳人,嘴里还是忍不住‘噫’了一声。

    白色露肩衬衣,浅粉色的百褶裙,驼色高筒长靴,黑发披肩,脸颊白皙透红,眉眼弯弯,任谁看到都要赞叹一声‘好一个清纯妩媚的少女’。

    就是下面比乐语的还大。

    后面的黑长直少女,自然就是阴音隐了。

    乐语最初看见阴音隐的时候,就感觉他骨架偏瘦,没想到居然真的能穿进女装。

    后来阴音隐拿出化妆盒,发网,假发,假睫毛,看得乐语都想大吼一声‘你为什么这么熟练’,而阴音隐只有一句话就堵住了乐语的所有疑问:

    「你觉得我敢在外面露脸?」

    这时候乐语才想起来,阴音隐可是禁忌技术·藏剑战法的修习者,发、须、睫毛皆是苍白色。他若是想在外面露脸,要么剃光头剃光眉毛,要么就得熟练掌握乔装技术,不然别人一看到他的白毛,拿刀砍死他不仅不犯法,还能获得政府嘉奖的小红花。

    等阴音隐戴好假发遮掩他的白毛,摇身一变,变成一个水灵灵的飞机场黑长直后,乐语才问他为什么不剃光头,剃光头不就不用女装了吗?

    「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还是光头,你这是在希望大家都看着我们吗?不引人注目,是间谍行动的常识。」

    乐语觉得阴音隐在扯谈,他就是不想剃光头罢了。

    再加上他买的女装似乎也是今年爆款,而且还精通混声发声法,发出的女音毫无破绽,乐语强烈怀疑他有一些难以启齿的特殊癖好。

    等等。

    藏剑战法需要关灯。

    以女性身份接近目标,提出关灯的暧昧要求,很少男人会拒绝。

    然后……

    乐语都不敢继续细想。他忽然哆嗦了一下,转过头看见阴音隐正抓住他的手腕。

    “你你你你干嘛?”

    “进去啊。”阴音隐感觉莫名其妙:“快走吧,早点完成工作,早点回家休息。”

    这话说得,仿佛他们是去杀了一只猪似的。

    乐语也只好哆嗦精神,跟阴音隐一起走向星刻歌舞厅。舞厅两名高大雄壮的门口看了他们一眼,乐语瞄了他们一眼,感觉到后颈隐隐发热,顿时收起轻视。

    这么多天,乐语也掌握了一种判断对方强弱的小技巧。当对方毫无遮掩展露气势时,如果乐语后颈发热,说明对方精神力比他低,实力大概率不如他;如果乐语后颈刺痛,说明对方精神力跟他差不多,难分胜负;如果乐语后颈没有反应,那对方要么是战五渣,要么他在对方眼里是战五渣。

    后颈脊椎是耀石芯片的植入点,精神力反馈结果会最先在后颈产生反应。乐语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学会熟练读取后颈的信号,总感觉后颈里仿佛有个人在驾驶自己。

    这两个门卫的战斗力,大概跟高进差不多。但高进可是星刻军事学院的高材生,这两个门卫能比得上高进,说不定是临海军的退役军人。

    这就是镜湖路和十八街的区别,十八街的黑帮不敢惹统计司的人,而镜湖路随便一个门卫都有统计司干员的战力……乐语递出一张星辉卡,门卫接过看了一眼,拿出一个打钉器,在卡上打了两个孔,然后恭恭敬敬还给乐语:“尤先生,祝你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星刻歌舞厅是会员制,不接待外人,一人一卡,人卡对应。乐语手上这张卡,光是价值就值10个金圆,足够他千家两兄妹的一年所有开销还有剩。

    天知道阴音隐从哪里得到这张卡,或许是某个见过阴音隐女装的倒霉鬼。

    乐语现在戴了八字胡胡须,脸上打了一层粉,化妆化得千雨雅都认不出来,穿着华贵的丝绸礼服。在门卫眼中,他就是一个带着无知少女过来跳舞的中年富商。

    步入歌舞厅,映入眼眶的灯红酒绿的巨大舞厅,穿得像孔雀的男歌伶在台上献唱,舞池内男男女女交错相拥,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灯光闪烁转动,让乐语有种梦回KTV的感觉。

    舞池周围有休息的桌椅,两侧有提供酒水的服务台,二楼有包间。乐语看了一眼昏暗灯光下舞池里的数十名客人,和阴音隐对视一眼。

    “怎么找?”他问道:“我没见过董衡,有什么明显特征?”

    按照阴音隐的情报,董衡是个劲舞爱好者,每周二、周五、周日都会来歌舞厅热舞,今天周五,正是其中一天。

    “他左眼瞎了,戴着眼罩。”阴音隐说道:“我从左边,你从右边,找到就回这里汇合。”

    原来还是个瞎子舞者,真是身残志坚的典范……乐语没有问题,两人旋即分开。

    乐语走了一会,便发现舞池周围还有一些保安人员在观察,他也不敢停下来瞎几把乱看,便一边摇晃身子一边慢慢移动,一路走到服务台周围,也没有找到目标对象。

    乐语在服务台前坐下来,马上有服务员过来问道:“先生要喝点什么?”

    “有蜜糖五花茶吗?”

    “有蜜糖五花茶吗?”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乐语转过头,跟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少女对上视线。两人对视好几秒,麻花辫少女嘿嘿一笑:“大叔你几岁了,还喝蜜糖五花茶?”

    “我不仅要喝,我还要加冰。”乐语向服务员说道:“来一杯冰镇蜜糖五花茶,再来点花生米。”

    “我也要!”麻花辫少女嚷嚷道。

    乐语接过蜜糖五花茶,一边喝一边转过身看向舞池,眼睛不停转动,试图从中找出董衡的身影。

    “你来这里又不喝酒,又不去跳舞,你来干嘛的啊大叔。”

    麻花辫少女又开始大声嚷嚷。

    “问得好,你不也不喝酒不跳舞,那你来干嘛的?”

    “我哪里不跳舞了,我等下就去跳舞,到时候肯定风靡舞池,帅哥们争着做我的裙下之臣。”

    乐语将花生碟推过去:“你别光喝啊,吃点花生米啊。”

    “啊……哦,谢谢。”麻花辫少女有滋有味地吃起来。

    这时候歌伶换了个女性,唱的是慢歌,乐语能更好地观察无耻情况。麻花辫少女又开始嚷嚷了:“大叔你肯定跳舞跳得很难看吧,所以才不去跳舞。”

    “同理可得,你是不是也因为跳舞跳得很难看,所以不去跳舞?”

    “我……我……”麻花辫少女声音忽然小起来:“我没跳过,不知道好不好看……”

    “肯定很难看,别想了。”

    麻花辫少女语气一滞,这时候不该是安慰一下的吗,她生气道:“切,我只要在这里玩一两天,肯定就会跳得很好看了。”

    “对啊,我也这样觉得。”乐语随意道:“玩乐有什么好比的,跳舞这么简单的事谁不会啊,要比就比学习,你应该在上国中吧,战法课成绩咋样?”

    麻花辫少女反问道:“那大叔你呢。”

    “我在你这个岁数,成绩是全班第一。”

    “吹牛!”

    “我要是吹牛我就让你认我做爹。”

    麻花辫少女乐了:“好啊,你先喊一声我就信你了。”

    “喊什么?”

    “爹!”

    “嘿,乖。”

    麻花辫少女眨眨眼睛,她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了,倒也没生气,哼哼道:“我爹打人很厉害的,你想做我爹,我爹要是知道会打死你的。”

    “那你怕你爹吗?”

    “……怕。”

    “为什么怕?你爹会打你屁屁?”

    “我学习不好。”麻花辫少女喝光蜜糖五花茶,闷闷不乐道:“我爹不会打我,但他会……很失望。他找到很多老师教我,还亲自教我战法,但我还是学不进去。”

    “正常,像我这种天才才是少数,正常人多数都是你这种脑子不太好的。”乐语瞎几把扯谈,忽然话锋一转:“你战法学不进去,有没有打算换一种战法?”

    “没有……我们家的战法是祖传的。”

    “祖传的又不是最好的,难道你家还留着祖传的尿壶吗?”乐语切了一声:“你就没有想学的战法吗?”

    “……凌虚战法。”麻花辫少女小声道:“我喜欢那种飞来飞去的感觉。”

    “那就去练啊。”

    “我爹不给的。”

    “那你就别来用闲余时间练啊,睡觉前,学院里,你们这些学生的时间就像股沟,不用挤都会有。你先练出一点名堂,再让你爹看看,说不定你爹就允许了呢?”

    “万一他还是不允许呢?”

    “不允许就不允许,你练都练了,他难道还能打断你的狗腿?”乐语说道:“总比你浪费时间来舞厅来得好。”

    麻花辫少女眨眨眼睛,沉默了好一会,才缓缓问道:“大叔你刚才说那么多,其实就是为了劝我不要来舞厅吗?”

    (⊙o⊙)…

    辉耀的初中生这么机灵的吗……

    本来乐语发现这么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被人间繁华迷晕了眼,受到良知的驱动,便拐弯抹角劝告这个少女远离这种人际复杂的地方,没想到一下被对方识穿了。

    这感觉,就像是变魔术炫耀的时候,对方忽然一下子揭开了魔术的秘密。

    有点躁得慌。

    “嘻嘻,其实今晚是我第一次来,而且是我爹带我来见一个叔叔,我平时才不会来舞厅呢。”麻花辫少女嘻嘻笑道。

    乐语还能说什么?他站起来喝光五花茶,准备溜了。

    看了几分钟都找不到董衡,乐语怀疑董衡可能因为封城的原因在加班,得去找阴音隐商量一下。

    “嘿,大叔,你叫什么名字啊!”麻花辫少女拉住他的手问道。

    乐语不好大力挣脱,便回道:“我叫尤……涅若。这舞厅没意思的,我也不来了,再也不见,再也不见。”

    麻花辫少女忽然眼睛一亮:“你这名字跟我好像啊!”

    啥?

    乐语怀疑自己被初中女生搭讪了——这种弱智名字哪有可能会相似啊!

    真是没天理了,千羽流的正常状态神鬼辟易,打扮成大叔之后就能勾引初中女生?辉耀女生的审美观这么有品味的吗?

    麻花辫少女还想说什么,但这时候,一个严厉的声音在后方通道里响起:

    “念弱!”

    乐语一愣,这声音……有点耳熟。

    麻花辫少女顿时全身一震,双手放好转身喊道:“爹!”

    通道里,两个人影从二楼楼梯口走出来,其中一人鹰鼻狼目,一条长辫垂到腰间,行走时随风飘荡,十分显眼。

    另外一人虎背熊腰,满脸伤疤,而且左眼戴着眼罩,看上去凶神恶煞。

    “念弱,回去了。”

    麻花辫少女担心地看了一眼乐语,乖乖跟在两人后面。

    长辫客经过乐语旁边时,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乐语顿时感觉到到自己后颈仿佛被一根指头大的长针刺穿,无形的疼痛击穿了他的神经,痛得他闷哼一声!

    “爹!”麻花辫少女忍不住喊了一声。

    长辫客哼了一声,大步流星向舞厅门口的方向走去。

    乐语伏在服务台上,双臂颤抖不已,背上全是冷汗,但他的眼睛却是直勾勾地盯着他们三人的背影!

    他找到董衡了!

    然而目标身边,多了一个极其棘手的敌人——

    统计司副司长,奎照!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