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43章 女装也是常识?

第43章 女装也是常识?

    当问及为何要刺杀董衡,阴音隐却是话锋一转聊起时事:

    “封城令最多维持两天。”

    听到阴音隐言之凿凿的判断,乐语不禁挑眉:“这么肯定?我们统计司内部都认为这是战争的前奏,说不定要一直封城到丁义和吕仲其中一方败亡。”

    “怎么可能。”阴音隐不屑道:“你以为战争是他们两个想打就打的吗?晨风区已经近百年没发生过内斗了,你以为向同胞举起屠刀是那么容易的事吗?”

    看见乐语那副宛如三岁小孩的懵懂表情,阴音隐只好从怀里拿出一本小本本,向他普及常识:“现在决定战争爆发与否的,与丁义吕仲无关,甚至与他们背后的利益集团也无关,而在于临海军。”

    “临海军从创建到现在已有数百年历史,内部派系丛生自不必提,利益关系乱麻无章,不过按照临海三道防线,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阵营:太阳海岸、燕子坞、天狼灯塔。”

    “以前三个防线的驻军还会轮换,不过当歼光炮连射光弩等新型灭绝武器全面安装后,换防的磨合成本显著上升,换防机制在十几年前彻底放弃,三方驻军在各自防线经营得根深蒂固。”

    “地域带来立场,立场产生隔阂,隔阂导致对立。”

    “物资的分配不均,军营演武时产生的摩擦,一步步将临海军分化成三个集团。”

    “再加上丁义担任星刻郡郡守,刻意交好太阳海岸的临海军,物资也是优先供应,更是加剧临海军之间的摩擦。吕仲任职执政官是后来的事,他毅然选择倾全区之力支援燕子坞和天狼灯塔,结果便是临海军分化成吕仲阵营和丁义阵营。”

    “不得不说,吕仲和丁义虽然都是垃圾,但他们政治嗅觉还是很敏锐的。如果他们选择拉拢全体临海军,临海军肯定光占便宜不站队,唯独这样拉拢一方打压一方,才能获得部分临海军的效忠。”

    “但是。”阴音隐合上笔记本:“人类可不是只有屁股只有立场的畜生啊。”

    “立场对立,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对昔日战袍下狠手。都是晨风人,都是临海军,平时小打小闹没关系,但若是敢命令他们攻击同袍,中下层军官首先就哗散一部分,战斗结束后又逃跑一部分。至于攻城更是痴心妄想——临海军不少人的家眷就住在星刻郡,他们怎么可能攻城?”

    “哪怕忽略海蛮的威胁,但吕仲丁义难道就不担心临海军实力大降后,会引来旁边黎明区和万灯区的觊觎吗?”

    “谈判妥协,宫廷政变,是晨风区统一的唯一可能。战争根本不可能爆发,他们不能打,不敢打,不想打!”

    简单来说,这就是两个黑帮大佬在对峙,既不想浪费自己的小弟,又想占据对方的地盘……乐语一下子就懂了,点头道:“既然不想打,为什么丁义还要封城?”

    “平日浸满水的海绵,你要压一下,它才会冒水。”阴音隐幸灾乐祸地说道:“你以为封城影响的是老百姓?不,封城影响最严重的,是贵族富商他们的产业。”

    “老百姓这两天只是动荡不安,但贵族们损失的可是真金白银!”

    “封城,对外是为了震慑吕仲,让吕仲不敢轻举妄动;对内是为了掠夺军费,让被迫绑在丁义战车上的贵族们倾囊相助,顺便让你们统计司去清理吕仲在星刻郡布置的棋子。封两天城,丁义就可以达到自己所有目的,自然可以取消封城令。”

    乐语问道:“那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杀董衡?”

    阴音隐道:“现在星刻郡的城防司是提刑司的下属部门,董衡一死,丁义手下也没有其他能用之人,因此他只有两个选择:提拔城防司的干员负责城防;让提刑司继续负责城防;让统计司负责城防。”

    “无论丁义怎么选,我们白夜都至少能掌握星刻郡一部分城防。而且,现在杀了董衡,丁义也只会认为是吕仲的报复,不会联想到白夜。”

    乐语恍然醒悟:“白夜分部成立了?统计司、提刑司、城防司都有我们的人?”

    阴音隐面无表情:“你身为随时有可能落入敌手的潜伏人员,不要打听其他暗线的情报,是常识,也是职业道德。再有下一次,我会怀疑你已经被敌方收买成双面间谍,故意窃取我方情报。”

    “彳亍口巴。”乐语摊摊手:“不过我们掌握城防有什么意义?走私吗?”

    “差不多,只是货物比较特别。”

    “什么货物?”

    “铳械。”

    乐语眨眨眼睛,军火?

    阴音隐翻了翻笔记本,沉吟片刻说道:“这个倒是不用瞒着你……当时机一至,我们将会发动政变,刺杀丁义,以星刻郡作为根据地进行改革。不受辉耀认证约束的铳械,正是为此准备。”

    乐语惊了:“丁义死了,但还有吕仲啊!”

    “他也会死,但不同的是,丁义我们已经有合适的取代人选。按照辉耀法律,郡守死后,剩下行政部门职位最高者可以暂代郡守之位,但执政官是朝廷指派,无法替代。”

    “但也足够了。”阴音隐拿出一张晨风区的地图:“只要吕仲丁义一死,晨风其余八郡肯定都会异心各起独自为政,而我们白夜可以在毫无干扰的情况整合星刻郡,再根据时势,伺机收服其他八郡和临海军。”

    乐语咽了口唾沫:“这也太刺激了吧……也就是说白夜大部分战力都要来晨风区?但为什么非要选星刻郡作为根据地?”

    “论战力,临海军位列天下强军前三席;论经济,晨风海贸发达;论富庶,晨风三熟天下肥。只要我们白夜能统一晨风区,就等于在解放辉耀全境的道路上迈出坚实的一步。”

    阴音隐瞥了乐语一眼,似乎懒得说‘这也是常识’了。

    乐语已经习惯阴音隐这种眼神,不过看在阴音隐长相颇娘的份上,乐语已经当他是个死傲娇来看待,“那你说的时机大概是什么时候?”

    “十天之内。”

    乐语眨眨眼睛:“这也太快了吧……等等,十天之内发动,你们有把握控制星刻郡吗?”

    阴音隐没有说话,只是合上了笔记本。

    乐语眨眨眼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星刻郡里的白夜行者比我想象中多好多……我还以为我们白夜只是一个异想天开的小组织呢。”

    “为什么这么说?”

    “你想想,又是积错,又是追求公平正义,又是讲究顾全大局保全小局……人非圣贤,大多数人都只是想高人一等,以权谋私,占尽利益。然而加入白夜不仅丧失这种权力,犯了错甚至还会被翻老账,像这种沙雕组织,我以为只有年轻的学生才会只凭一腔热血加入,譬如千羽流……也就是我。”

    阴音隐看了乐语一眼,想了想,说道:

    “假如说,在大海的尽头,有一个神奇的国度,那里的人民守法有礼,那里的政府高效为民,劳动者无高低卑贱,学生们都可以接受到最好的教育,每个人都有光明的未来,老有所依,少有所养,天下大同,所有人都以自己是其中一份子而光荣……你会想去那个国度看看吗?”

    “想。“

    “但到达那个国度的路程非常遥远,不仅要经历狂风骤雨,甚至还有海兽袭击,以前从没人能成功到达那个国度,一路上可谓九死一生,甚至十死无生,你还想去吗?”

    “不想。而且你说没人到达过那个国度,那又怎么知道那个国度是存在的呢?”

    阴音隐微微一笑,忽然转移话题:“那你觉得正义是人为创造的概念,还是客观存在的法则?”

    乐语眨眨眼睛,陷入了沉思:“这个……”

    ‘死傲娇’阴音隐叹了口气:“你平日会不会觉得某些事不够正义,不够公平,不够合理?”

    乐语嗤之以鼻:“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我就是制造不正义、不公平、不合理的统计司干员。”

    “那么在你心中,所有事情肯定都有更加正义、更加公平、更加合理的处理方式吧?”阴音隐问道:“不然的话,你认为的‘不正义’毫无意义。那么,你所认为的‘正义’,究竟是你人为创造,还是客观存在?”

    不等乐语回答,阴音隐便自己回答了:“正义是全社会每个成员共同创造的概念,因此客观存在的法则。”

    “那个国度,就跟正义一样。我们看着辉耀这个国家,会觉得这个国家的贵族高人一等,政府草芥人命,强权剥削民众。”

    “那么与现在的辉耀相对的,必然存在一个人人平等不分贵贱,政府爱民如子,公权服务民众的国度。”

    “虽然我们看不见,摸不着,但它必然存在于未来。”

    “所以,”阴音隐道:“你现在知道白夜行者为什么这么多了吗?”

    “向往那个国度,是我们的天性。当第一个人站出来,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有负责造船的工匠,有保护安全的战士,有操纵舰船的舵手,有维持纪律的刑者,有活跃气氛的戏子……一艘船接着一艘船起帆,大家前赴后继航向那个国度。”

    “在这个过程中,先驱者注定要经历无数危险,来自外界的天灾,来自内部的人祸,来自他人的怀疑……但我们最终必定会摸索出一条可行的航线,带着所有人,迈向新世界。”

    乐语忽然脑抽,问道:“那……如果有些高人一等的既得利益者,不愿意去你那个所谓的国度呢?”

    “那些人,会跟辉耀这个君君臣臣尊卑分明的旧时代古船一起,成为新时代的燃料。”阴音隐重重一拳,锤在星刻郡的地图上:

    “星刻郡,就是我们白夜的第一艘船。”

    乐语看了地图看了好一会,才缓缓问道:“什么时候动手?”

    阴音隐拿出怀表看了看:“还剩13分钟。”

    “什么?”

    “现在只剩12分钟了。换衣服,准备行动。”

    乐语一脸震惊:“今天?这么快!?”

    “你以为刺杀是请客吃饭,还要订个良辰吉日吗?”阴音隐打开一个箱子:“杀人要趁早,快刀斩乱麻。我帮你准备好衣服了。”

    两套衣服被他甩到地下室的床上,一套是深黑色的男式丝绸礼服,摸上去就感觉到高端大气上档次,而另一套……

    乐语拿起另外一套衣服,眼神疑惑地看向阴音隐。

    阴音隐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乐语:“董衡住在富人区,我们不可能遮蔽面貌混进去。进行间谍活动时要伪装,这是常识中的常识。”

    “道理我都懂,”乐语扬了扬手中的衬衫和裙子:“但你为什么会拿出一件白色露肩衬衫和浅粉色的百褶裙?”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