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40章 上门抄家

第40章 上门抄家

    “统计司办案!”

    封城第一日的下午,一辆武装轻卡在周家大宅院门口停下,陈辅下车重重一踏,钢底长靴踩地的钢铁交响清脆地响彻街道。其他干员随意一喊,附近围观的普通老百姓顿时四散。

    陈辅拉开车门,朝车里人说道:“慢慢走,注意身体,唉这种事其实我们自己来就好,你根本不需要过来的。”

    披着深蓝外套的乐语慢慢从轻卡里走下来,看着旁边干员队形整齐分列两侧,让出一条大道供他行走,而远处老百姓们则是畏惧地躲在路边,总感觉自己在反派大佬的路上一路狂奔无法回头了。

    特别是其他干员都是穿着黑色马甲,就他一个人披着深蓝外套,简直是C位出殡的典范,其他人都不用仔细看,就知道他肯定是这群恶人里的救世主。

    按照以前看的电影,这时候就应该出现一个正义的侠客,一剑斩下我的狗头,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乐语忽然胡思乱想起来。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这不是胡思乱想,而是一种预感。

    啪!

    后面的酒楼二楼忽然窗户破开,一抹黑影划过长空,锐利的剑光如流星追月般袭向乐语!

    乐语头都没回,左手往后画圆,一轮光爆便套住袭击者的剑光,然后直接炸开,将长剑绞碎!

    咬战法·宇咏!

    袭击者大惊,挥舞剑鞘想反戈一击,然而乐语左手顺势一抓就抓住了他的右手,狠狠用力一甩,直接将袭击者砸到前方地上!

    “啊!”

    袭击者痛呼一声,赫然是一名脸上有伤疤的青年男子。哪怕一只手被抓住,但他也还没放弃希望,伸出剑鞘对准乐语——

    砰!

    陈辅一脚飞踢,直接将剑鞘远远踢飞钉在墙上,伤疤男的左手也因此被踢得骨折,但他这次却是闷哼一声,躺在地上直勾勾地盯着乐语,哪怕痛得满脸冷汗,依然用轻蔑的声音说道:

    “你也配穿这件外套?”

    乐语这件深蓝外套并不是成衣铺八折买的当季流行时装,而是蓝炎代表丁郡守赏赐他的临海军尉官外套。

    蓝炎昨晚说要为他们向丁郡守请功,结果今天就奖励下达,速度不可谓不快,有种爸爸昨天跟你说要送你一份神秘礼物然后第二天你就收到一整套全科目五三快递的惊吓感——是的,是惊吓。

    今天乐语在医官司治疗完,中午时分回到统计司时,蓝炎忽然召集起所有干员,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给他颁发了丁郡守的奖赏,赋予他临海军协海尉的军衔以及这间深蓝尉官外套。

    从其他干员激动殷切的眼神里,乐语这才知道自己变成了蓝炎的马骨——千金买马骨的那个马骨。统计司内部因为临海军分裂而产生的担忧情绪瞬间清空,取而代之的是激动和期待。

    千队长能获得尉官身份,那我们是不是也有机会?

    虽然乐语已经很高看了,但他还是低估了军队在这个世界的地位——这么说吧,辉耀朝廷历史上的所有伟人,无论是政治家,战法家,亦或是这个家那个家老人家,所有人都有过从军经历,甚至大多数人都有过尉官以上的资历。

    加入边境军队与蛮寇作战,第一可以保家卫国捍卫国土,让人真切地感受到‘我所享受的太平是如此来之不易’,第二可以通过战斗和军营训练磨练战法,第三可以认识到肝胆相照的好友。

    在边境军队里退役后和几个好友到了新的郡县里除恶霸,杀恶官,建功立业,快意恩仇,也是这个世界的通俗文学里很常见的兵王剧情。

    统计司的干员绝大多数都有军院求学经历,他们最初的目标无一例外——包括千羽流——都是为了加入临海军博取功名。虽然他们最终都来了统计司,但若说他们心里没有遗憾,那肯定是假的。

    乐语其实是挺难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想参军,但转念一想也明白了:你是一个国服高分路人王,你见过无数选手捧起了冠军奖杯,那个电子竞技的赛场铭刻了无数传奇的欢呼,但你为了恰烂钱选择去直播卖肉松饼,而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让你继续恰钱之余还能重回赛场角逐荣誉,你会不会抓住这个机会?

    而现在,丁郡守给了统计司干员这个机会。赋予军衔,不仅仅是给予他们弥补遗憾的希望,甚至让他们有了更进一步的期待:如果我做得好,我说不定能调入临海军呢?

    毕竟临海军现在分裂了,有一部分临海军是听命于丁郡守的啊!

    统计司干员对军队分裂的担忧,战争的恐惧,就这样被消弭一空,甚至生出无尽的动力,连乐语都忍不住说一声‘妙啊’。

    不仅如此,蓝炎还要求乐语出去执行任务时要穿着深蓝外套,并且表明这是丁郡守的命令。

    你瞧瞧这是什么人啊!

    千金买完马骨还要马骨自己跑出去晒!

    乐语心里暗骂不已,然后表示保证完成任务。

    这么做的目的也很明显——丁郡守要让星刻郡的人相信临海军真的听命于他,除了让临海军入城外,另外一个办法便是向平民证明他可以掌控临海军的任命调动!

    估计千羽流成为临海军协海尉的情报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成为杀人放火金腰带的具体案例了……乐语看了一眼地上的伤疤男:“你是临海军的退役军人?周家养的死士?”

    伤疤男很是硬气:“你休想从我嘴里得出任何情报!”

    “应该是了,就你这个战法水平,被退役也是理所当然,我听说临海军登峰造极遍地走,融会贯通不如狗,你这个连登堂入室都不是的渣渣,应该是灶头军的退役人员吧?”

    乐语一招宇咏就直接破开他蓄势已久的偷袭,感觉这人的水平也就跟高进差不多,顶多是1.2个高进,反正都是他只用一只手都能吊打的对象。

    伤疤男气得吐血:“你——”

    “塞到后备箱,等下押回统计司交慢慢审。”乐语摆摆手,懒得理会这种屁事,带着干员们靠近宅院大门。

    陈辅一脚踢过去,插着门闩的铜环大门顿时轰然爆开,干员们从黑箱里拿出轻型手铳,军靴踏地如雷声震震,迅速包围了宅院里的嫌疑人等。

    “久疏问候,今日千队长上门,不知有何贵干?”

    周老爷子站在大院中央,一脸平静地迎接统计司的来客,似乎并不担心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听说千队长喜欢喝蜜糖五花茶,我孙子也爱喝,里面冰镇了一壶,要不我们慢慢喝,慢慢聊?”

    乐语看了一眼陈辅,陈辅无辜地摊摊手,表示‘我可没泄露你这个不为人知的小爱好’。

    “不必了。”乐语抱拳道:“我爷爷早就死了,当你的孙子不太吉利,我怕我喊你一声爷爷你就死于非命。”

    “哈哈,老夫不是这个意思,我哪敢认千队长是我孙子啊。”

    “但我就是这个意思。”乐语平静道:“周老爷子,你经营的周氏商会主要业务是海产品和海运贸易,你周家商船经常来往于星刻郡和黎县,没错吧?”

    周老爷子脸色慢慢沉下来:“是又如何?”

    “统计司现在以泄露机密情报的罪名逮捕你周家上下。”乐语拿出一张逮捕令:“现在怀疑你与郡外反动势力恶意勾结,试图颠覆星刻郡合法政权,你现在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呈堂证供,你有权保持沉默,但统计司会撬开你的嘴。”

    干员们纷纷对视一眼——今天队长的发言听起来好有气势!下次我也要这样逮捕犯人!

    “什么郡外反动势力,都找上门了,还遮遮掩掩这么小家子气?”周老爷子嘲讽道:“我们周家是吕执政扶持的商会负责人,周家商会的大部分利润都送去给吕执政,丁义想跟吕执政争权,所以先把吕执政的钱袋子控制住?想得倒是挺美。”

    “臭老头,你现在还敢出言不逊?”陈辅举着手铳指着周老爷子:“你现在全家人性命都在我们手里,老实点如实招来!就算你有钱也保护不了你!”

    听得出来,陈辅除了虚荣外还是一个仇富主义者,怪不得他听到要抄了周家之后就这么兴奋……乐语拿出怀表看了看,说道:“周老爷子这么喜欢聊天,到统计司里慢慢聊吧,会有人跟你彻夜长谈的……全部带走。”

    干员们拿出手铐准备逮住周家人,而这时候周老爷子哈哈一笑:

    “你们该不会真的想跟着丁义一条死路走到底吧?”

    周老爷子冷笑道:“丁义对蓝炎是亦师亦父,蓝炎自然会无条件力挺丁义。但你们呢?你们为统计司工作不也是为了一份前途,但你们觉得跟着丁义与吕执政作对,你们还有前途可言吗?”

    “吕执政是晨风区的执政官,而丁义只是星刻郡的郡守,孰大孰小,难道你们也分不清吗?”

    “千队长,丁义赏你一件尉官外套,你就心满意足了吗?”

    这时候的周老爷子不像是即将被逮捕的阶下囚,反而像是侃侃而谈的键政专家:“在星刻郡多年,老夫越是了解丁义,就越明白他这个人只是一个工于心计的政客。他这个人在盛世里还能凭借阴谋诡计排除异己,但在这个即将纷乱的大争之世里,他连为王前驱的马前卒都算不上……”

    乐语有些不耐烦:“你究竟想说什么,周老爷子。”

    “千队长,为丁义效力是没有前途的。”周老爷子微笑道:“除非背叛丁义。”

    “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各位,我可以为你们牵桥搭线,丁义许诺给你们的,吕执政能给得更多。”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