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39章 要被时代的进程碾碎了

第39章 要被时代的进程碾碎了

    这还是乐语第一次听见别人的劫。

    在辉耀,劫是一个很私密的信息,哪怕是夫妻亲人也不能说的秘密。道理也不难想象:‘劫’事关自己的精神力成长,一旦被人抓住,就是可以利用的弱点。

    譬如说千羽流的劫:‘与千雨雅共进晚餐,最大间隔时间120小时’。

    像这种有要求唯一对象的劫,那个唯一对象就是渡劫者的‘劫主’,对渡劫者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在千羽流没有彻底渡劫之前,如果千雨雅被绑架,导致千羽流在120小时内没跟千雨雅恰饭,那千羽流之前的渡劫进度就会付之东流彻底报废。

    再狠一点,跟千羽流战斗的时候,直接一刀砍了千雨雅,不仅可以对千羽流造成心理打击,甚至可以造成精神打击——是真正的精神打击,当唤醒者发现自己的‘劫主’被他人恶意击杀,渡劫彻底不可能后,唤醒者的精神力上限会急剧降低,甚至会从此一蹶不振,战力大幅下降。

    利用‘劫主’诱杀目标,也是这个世界很常见的阴谋手段。统计司也用过,据乐语所知,蓝炎手里就有一份劫主名单,统计司可以横行无忌想抓谁就抓谁,这份名单也出了很大力气。

    因此没人会对别人说自己的‘劫’或者‘劫主’是谁,而且只要唤醒者不说,其他人也很难猜到劫主是谁。

    历史上曾发生不少乌龙事件,有人以为某人的恩爱妻子是劫主,结果真劫主是小三;有人以为某人的唯一儿子是劫主,结果真劫主是门口的小乞丐……

    贵圈真乱。

    ‘劫主’有时候是正逻辑,即唤醒者最在乎的人;但有时候也会反逻辑,是唤醒者最讨厌的那个人。

    当乐语听见自己是千雨雅的劫主,他就知道自己劝不动她了。

    唤醒者是无法远离‘劫主’的,这不是强制力,而是一种内心的映射。对于唤醒者来说,‘劫主’是一种畏惧接近但更加害怕远离的存在,并不是唤醒者无法离开‘劫主’,而是某个人是唤醒者无法离开的对象,所以他成为了‘劫主’。

    一口气将憋在心里的话说完,千雨雅也舒了口气,提起篮子准备离开。乐语看了看天色,夜空已经一遍紫暗,外面亮起万家灯火。

    他忽然朝外面喊道:“医官在吗?”

    “在!”女医官马上开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你开门开得这么快,真的很难让我不怀疑你是不是在听墙角……乐语问道:“我可以出院吗?”

    女医官拿起放在门口旁边架子的小本子,看了看说道:“千先生你明早还有一次光疗,而且你现在的身体仍在恢复,如果进行活动很有可能撕裂刚刚愈合的伤口……”

    “如果我坐轮椅呢?”

    女医官想了想:“如果只走铺了青砖的大路,没什么颠簸的话,应该可以。”

    乐语忽然从下床站起来,吓了女医官和千雨雅一跳。不过他摆摆手,坐到轮椅上说道:“我们回家吧,明天早上我再来医官司进行光疗。”

    千雨雅没有反对,推着他离开了医官司,沿着路灯遍布的主干道回家。

    “一金圆一晚上的医官司光疗房就这么浪费了。”乐语叹了口气。

    “如果你担心我晚上回家的安全,其实不必和我一起回去,我也可以睡在光疗房里。”

    “那你睡哪?”

    “睡地上。”

    “其实那张床挺大的,你可以跟我挤挤。”

    “不行,心里有厌恶感。”

    这个妹妹说话越来越不客气了……乐语心里暗叹一声,思索到底怎样才能将千雨雅赶走。

    虽然千雨雅没有具体说明她的劫,但根据乐语对她的了解,她的劫多半是‘令千羽流弃暗投明’、‘令千羽流金盆洗手’、‘令千羽流壮烈牺牲’之类的。

    很显然,只要千羽流还留在星刻郡,那无论是正面诱导还是反面激将,都无法动摇千雨雅的决心。

    她是一心一意要亲眼见证千羽流的下场。

    然而直到乐语和千雨雅回到家,他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明天找阴音隐商量下吧……’乐语躺在床上,感觉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而且阴音隐这人一看就一肚子坏水,说不定会有些神奇的骚点子。

    就像是没做作业的学渣想好明天找哪个学霸抄作业,乐语顿时烦恼退散,安稳地睡熟了。

    ……

    ……

    第二天早上,乐语起床活动了一下身体,虽然他感觉不到疼痛,但从伤口的肉质情况来看,他不用轮椅走两步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离开房间,乐语看见千雨雅正在一楼吃早饭。千雨雅看见乐语能行走也没有惊讶,问道:“要我送你去医官司吗?”

    “不用,我自己可以去。”

    两人沉默地吃早饭,千雨雅先一步吃完,拿起书袋准备出门。她走到门口,忽然身形一滞,过了几秒忽然说道:“我出门了。”

    乐语眨眨眼睛,连忙咀嚼咽下嘴里的馒头,差点就噎着了。

    “路……路上小心。”

    千雨雅心满意足地上学去了。乐语吃着馒头发呆了一会,忽然捂脸仰天长叹。

    真的被阴音隐那个混蛋说对了!

    千雨雅现在可能真的不想离开她哥哥了!

    经过昨天的真诚对话后,千雨雅对千羽流的观感几乎是直线上升。

    虽然对千雨雅来说,她哥哥依然是任职于统计司为虎作伥的‘邪恶走狗’,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圣人做一件坏事即有罪,罪人做一件好事即为圣’——乐语昨晚竭力劝千雨雅去炎京的行为,大大刷了千雨雅的好感度。

    “虽然千羽流是个坏人,但他的确对我很好。”

    这不就是对女性必杀的邪魅狷狂人设吗!

    乐语长吁短叹,吃完早饭便提着轮椅走去医官司。虽然不还轮椅也没关系,但现在千羽流的名声已经够差了,乐语没打算给他再加一笔‘连轮椅都抢’的功绩。

    一路上,乐语发现人流都有些慌乱,不少人脸露忧色来往匆匆,但也有人变得兴高采烈。譬如乐语路过棺材铺的时候,棺材铺老板忽然主动向乐语打招呼,好像乐语会光顾他生意似的。

    当乐语路过讲学广场时,便明白街上这股诡异气氛的原因。

    “从本日起,星刻郡进入紧急战备状态,封城禁行,六门紧闭!”

    辉钟楼下方,站在讲台上的师者大声说道:“请大家不要惊慌,这只是星刻郡的技术性调整,不会影响大家的正常生活,除了不能随意出入城之外,大家的生活并没有任何改变……”

    封城令!

    哪怕是出生于太平盛世里的乐语,也瞬间明白要发生大事了。城池通行关乎商贸生产,封城一日会造成多大的损失,郡府岂能不知?但哪怕冒着巨大的损失,郡府还是坚决下达了封城令!

    而且还没说封城会持续多少时日!

    连乐语都感到不妙,在这个纷乱时局生存的普通人,早已春江水暖鸭先知,明白接下来会发生摧毁他们平静生活的灾难——

    战争!

    乐语一路思索来到医官司,却看见陈辅在医官司门口等着他。

    “司长让我通知你,完成治疗后要马上回到岗位上,接下来这段日子我们要忙起来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要封城?”

    陈辅看了看周围,确认没人注意他们,才低声跟乐语说道:“临海军分裂了。一部分支持晨风区执政官吕仲,一部分支持咱们的丁郡守,这其实也不是新鲜事,丁郡守正是凭借兵力和星刻豪商的支持才能在晨风区里不听调也不听宣,只是临海军这次并不是私底下摩擦,而是公开决裂……这次吕仲和丁郡守是真的撕破脸了,战争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军队分裂?

    执政官与郡守的政治斗争?

    战争随时爆发?

    我该怎么办?

    千雨雅还能不能离开星刻郡?

    我那些小心思,就这样被时代的车轮滚滚碾碎了?

    诸般杂事瞬间塞满乐语的脑袋,他沉默地思考了好长时间,最终长长呼出一口气。

    “我何必想这些屁事,这根本不该是我的事啊……”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