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23章 我真的有头牛

第23章 我真的有头牛

    你们这些玩战术的,心都脏。

    乐语呼出一口气:“那该怎么办?放弃组建白夜分部?”

    “怎么可以因为少数内鬼的原因,放弃召集进步人士的机会,这简直是斩脚趾避沙虫。”阴音隐摇头:“虽然组建白夜分部有危险,但只要我们将内鬼抓出来即可避免。”

    “你知道谁是内鬼了?”

    “我若是知道,今晚就不会跟你见面了,而你明天也将会听见‘观星’某名弟子身死的消息。”

    乐语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阴音隐,心想阴音隐除了是他的联系人,多半还负责执行白夜的暗杀任务。拥有藏剑战法的阴音隐,有心算无心之下,星刻郡没有几个能挡住他的人。

    “有怀疑人选吗?”乐语忽然想到以前看到的一个抓内鬼的办法:“是不是要以白夜组织的名义,给每个嫌疑人发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会面地点,然后看哪个会面地点出现统计司干员,就意味着对应的嫌疑人就是真正的内鬼?”

    “……?”

    阴音隐的头上是大大的问号:“我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这个办法,但这对我们没有任何参考价值:第一,我们不知道内鬼有几个;第二,内鬼的目的是潜入白夜组织。在内鬼掌握完整成员名单之前,他断然不会有其他举动。”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内鬼应该就在‘观星’那几个弟子之中。”

    “为什么?”

    “在‘观星’死后,能以他的名义召集新成员的,只有传承他衣钵的几名弟子。”阴音隐看了一眼乐语:“其实你也算是其中一个,你也的确能将新成员召集起来——他们肯定很乐意一起将你打成烂泥来祭奠‘观星’的在天之灵。”

    乐语懒得接阴音隐的冷笑话,思索道:“而林先生的弟子们恰好现在就被放出来,因为他们被统计司抓进去过,身家履历都无可挑剔……白夜分部的责任,自然会落到他们其中一人身上。”

    “不过,白夜就不能拒绝他们加入分部,另找人——例如派你去组建分部吗?”

    阴音隐转动手中笔,摇头:“白夜没理由拒绝。就因为你和我的推测,毫无证据就怀疑他们的忠诚?这不符合白夜的内部规章。白夜不仅不能,还必须委托他们继承‘观星’的遗志,以表明白夜对牺牲者的尊重。”

    “就为了这无意义的态度,就葬送白夜在星刻郡的所有努力?”乐语觉得有些难以理解:“这不是因小失大吗?”

    “哦?因小失大?”

    阴音隐看着乐语,忽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很难想象乐语看见一张死人脸露出笑容是怎样的体验——反正乐语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阴音隐慢条斯理地说道:“那么按你的意思,现在‘观星’死了,他们的亲人弟子我们不仅不让他们继承‘观星’的意志,甚至还将他们视为内鬼,视为叛变组织的嫌疑犯?”

    乐语一时语塞:“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的‘因小失大’就是这个意思,你认为‘观星’的家人弟子都是小事,而白夜分部才是大事,对不对?”阴音隐打断了乐语的陈述:“所以委屈一下他们,不就是暂时不让他们加入白夜分部,想必他们可以理解我们的苦衷……你是这么想的吧?”

    乐语没有说话,他隐隐察觉到……这个白夜组织,似乎不是一个普通的造反组织。

    “但他们会怎么想呢?”阴音隐又阴阳怪气起来:“‘啊,林老师为白夜牺牲了这么多,白夜现在却怀疑我们’——流星,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就是太多人希望那些拥有‘小’的人,能‘理解’他们的‘大’。”

    “辉耀朝廷希望天际区人民能理解他们的施政策略,所以天际执政官被杀了,天际区乱成一锅粥。”

    “丁义肯定也希望星刻郡人民能理解他的野心理想,结果就是你们统计司横行霸道,进步人士受到迫害。”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天上的太阳,一切星光都要为自己让路,所以——”

    阴音隐摊开手:“我们这些星光,才会在这个地下室里谋划推翻他们的光辉。”

    乐语微微失神,苦笑一声:“我真的拥有一头牛……吗?”

    阴音隐挑挑眉:“你在说什么骂人的俚语吗?”

    “这是一个笑话。有个记……有个钦差问农民,如果你挖到了一个宝藏,你愿不愿意捐给国家,农民说愿意,钦差很满意,又问如果你有一头牛,你愿不愿意捐给国家,农民这次说不愿意了。”

    阴音隐也好奇起来:“为什么?”

    乐语:“因为我真的有一头牛。”

    阴音隐沉默片刻,嘴角微微勾起:“很有意思的笑话,中心思想也符合我刚才的发言,你的联想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乐语心里泛起些许雀跃,旋即感觉有些不对味——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老师在表扬小学生?

    “总而言之,‘大局为重’、‘因小失大’、‘委曲求全’这些话是不符合白夜的行事准则。”

    阴音隐说道:“委屈滋生怨怼,怨怼导致敌视,敌视引发战争……我们今天能为了大局而委屈一小部分人,明天就会有人为了大局而委屈我们。”

    “流星,我听说你妹妹正是二八芳华的年龄。如果我说为了大局,要委屈你妹妹去做她不愿意的事,你能接受吗?”

    “不能。”乐语秒答。

    “所以不要再说这种慷他人之慨的话了,我们可以牺牲,可以委屈,但不能被牺牲,被委屈。”阴音隐抬起手轻轻抹了一下白发刘海:“人类是不能互相理解,但是可以互相尊重。”

    阴音隐用庄肃的语气朗诵道:“「这个世界本是渊源黑暗,而我们心怀光明,不耀万物,独白其身,是为白夜」。”

    乐语表情有些复杂:“多么天真的政治理想。”

    “如果人人都不强求别人理解自己,人人都尊重别人,那么就可以迎来一个大家都可以相互理解的美好世界。”阴音隐打开笔记本:“这就是白夜的终极追求,没有人需要委屈自己,也没有人需要顾全大局,但社会却能和谐运作。”

    乐语忍不住摇摇头:“怀抱着这么幼稚的理想,白夜真的能成功吗?”

    “就算白夜失败了,也只能证明我们白夜行者的无能,而不代表理想是错误的。”阴音隐转动笔杆:“正因为理想是如此梦幻,所以通往理想的道路自然是布满荆棘。”

    乐语切了一声:“话说得比唱的好听,但内鬼怎么办?”

    “说得好,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找你会面的原因。”阴音隐用笔头指着乐语:“我有一个计划,可以让内鬼暴露出来。不过呢,这个计划在实施上,存在一定困难,而且也非常危险,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

    乐语点点头:“好,我能帮点什么?”

    “其实也不是很难。”阴音隐摊摊手:“就是你要受点委屈而已。”

    乐语顿感不妙:“什么委屈?”

    “其实也没什么。”阴音隐顿了顿:“就是你可能会死。”

    “淦,你刚才不是说白夜不会要求成员牺牲自身利益的吗!?”

    “白夜的确不会要求成员牺牲自身利益啊,但你可以主动牺牲嘛。这也是常识,不用谢。”


同类推荐: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总裁鬼夫,别宠我爱情来敲门林满月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尹若彤顾颐年最后一个捉鬼师无敌挂机系统李春生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