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GOGO小说
首页箭魔 第八百六十七章 蛮荒祭坛

第八百六十七章 蛮荒祭坛

    梁钰的话瞬间让所有呆愣的人纷纷醒过神来,一个个看向高台上立着的少年说不出的震撼。

    这个人竟然……竟然不过转眼将梁钰踢下了台!

    要知道梁钰可算是将门之后,虽然是落魄了的将门之后……

    季君月看着下方一众错愕震惊的新兵,挑眉道:“怎么?一千一百六十五个新兵中难道只有这一百六十七人有理想有抱负?难道只有这一百六十七人是真男人?”

    入耳的语气戏谑性感,却让人莫名觉得刺耳,因为是个人都能听出这浅淡语气里的鄙夷和嘲讽!

    只有少数几个心思敏感的人注意到了季君月话语里准确的数字,她入上连关不过一个晚上,竟然能够如此精准的道出新兵人数,甚至还没有仔细数,只凭这样看一看知道站出来选择相信她的人有多少。

    这份细致和对周边事物的掌控,让人心惊。

    鲁威只觉得,或许他们都小看了这个少年,心中突然有了期待,期待眼前的少年真的能给众人带来惊喜。

    夜砚想,很快他能彻底的确定季月到底是不是那个值得他追随的人了。

    众人听了季君月的话顿时不满了,一个个面红耳赤说不出是愤怒还是羞愧,很快,又有不少人走了出来。

    这些人全都是平日里与梁钰走的近的,不过也有一小部分人是看出了季君月的不同寻常,也佩服她的实力,于是大着胆子做出了有可能送命的选择。

    陆陆续续的有人从大部队里走出投身于小部队,直到再没有一个人动,季君月也没再等待亦没再劝说,只是转头看向鲁威。

    “鲁将军,属下要这些人够了,接下来的几天,这些人将会接受我的单独训练。”

    鲁威听到单独训练,并没有意外,因为一早季月让他找人帮忙建立一个临时的小型沙场用来训练,随即让身边的军侯继续操练那些新兵。

    季君月则带着这两百二十九人离开了新兵营,去了搭建的小型校场。

    在她选人的时候,这里已经按照她的要求准备好了沙袋挖好了泥地,至于其他东西,还在陆续的准备。

    鲁威等人并没有直接回军营,而是跟在了季君月身后一同来了这小型沙场。

    当他们看到沙场满地的沙袋还有一个满是泥泞的泥路时,一时间看蒙了。

    不止众将领看蒙了,是跟随在季君月身后的一众新兵也看蒙了。

    还不等众人疑惑,季君月便转身站定,看着面前一众新兵道:“因为时间问题,目前训练的东西还没有准备齐全,不过这并不影响你们训练。”

    季君月伸手指向一侧满地的沙袋:“沙袋是用来干什么的想必不用我再多说,只是,”季君月神冷然而严肃的看向众人:“今时不同往日,我们只有六天的训练时间,这六天,既然你们已经付出了对我的信任,我便会把你们体内所有的潜能都激发出来,让你们的实力至少提升十倍!”

    嘶……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惊震的看着季君月,十倍?只用六天时间?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季君月知道自己现在说的话对于众人来说有多天方夜谭,更知道他们还没有清楚的认识到六天后他们所要面对的是什么。

    “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再是新兵,而是一支即将上战场面对生死的军人,真正的军人!”

    季君月看着众人,声音冷冽而肃严:“你们只有六天的时间,这六天你们拼尽全力所学的,将是七天后你们唯一的保命符!”

    众人一听,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已经安静的下来,气息也不自觉的沉重起来,显然已经感应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以下我要说的话,将是这个军营里的机密,所有人,需闭紧牙关不得外传,因为这关乎到你们的性命。”

    季君月负手而立,并未看鲁威等一众将士神各异的表情,目光直视一众新兵。

    “之所以会单独选一批新兵出来,是因为敌军有可能从西面的之水平原和南面的祁芝山奇袭上连关,我们要做的是提前设伏,彻底绞杀敌军。”

    众人心中一震,虽然已经猜到要上战场,可是没想到竟然是突袭!

    然而让他们更加震惊的还在后面……

    “这并非我选择你们的最主要的原因,也并非你们从新兵营走出来的最终目的,我们的目标,是敌方的大营,是敌方首领的首级!”

    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全都惊骇的瞪大了眼见看着前方那个面肃严又透着几分冷酷杀伐的少年。

    先不说敌军是否会攻打上连关,算真的攻打,他哪里开的自信凭着他们这些个什么都不会的新兵,能打赢这场战役不说,还能取走敌方的首级?!

    季君月冷冽的眸光扫过一众惊骇不已的新兵,问:“难道你们不觉得完成别人所不敢想的事情,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难道你们不想真的成为那支取敌人头领首级的奇兵?难道你们不想将身上新兵的标签拆掉,让所有新兵甚至整个秦国的将士都为你们的才干目瞪口呆惊叹不已?让你们的名字快速传遍整个秦国吗?!”

    “如今站在这里的人都是敢拼的,都是有绝对勇气的,我季月已经跟徐将军立下军令状,若是敌军没有从南面奇袭,若是我无法带领你们夺下敌方头领人头,一条命双手奉上。”

    “你们同样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战死沙场,要么扬名立万!我希望是后者,所以这六天,请你们为了自己的性命,拼尽全力训练!”

    说到这里,季君月沉默了片刻,给了众人消化的时间后,才继续道:“在场的两百二十九人,我只需要一百人,我已经以自己的性命担保此次的行动只会成功,那么这份军功你们能不能得到,手底下见真章了。”

    众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季月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来这么一出。

    这是说他们虽然都选择了站出来,选择了相信他,选择了跟他一起拼一拼,可他却没有完全选择他们!

    是否够资格像一个真正的军人参与行动,要凭他们自己的真本事?!

    说实话,这样的做法让人心中是不舒服的,可是不舒服的同时更多的是被激发了那份好战好斗好赢的血性和执拗。

    两百二十九人只有一百人能留下,不管是不是赞同季月的做法,在场的众人心中想的更多的是,自己必须成为留下来的那一个,否则被淘汰回新兵营,那脸可丢大了!

    见众人眼中都被她激发了血性和斗志,季君月便没再多说,直接道:“现在所有人,负重八十公斤,围沙场跑五圈,限时一刻。”

    古代的时间都是现代的两倍,一刻相当于半个小时,半个时辰相当于一个小时,八十公斤的负重围着五百米的沙场跑五圈,一刻的时辰对于初次操练的人来说刚刚好。

    季君月亲自动手为夜砚上负重,给众人做了示范,手脚全都绑着沙袋不说,肩上还要扛着两袋最重最沉的大沙袋。

    给众人示范好后,季君月直接开始计时,吓得原本还慢悠悠的一众人顿时像跟打仗似得快速绑好沙袋扛起沙包跑。

    在开始之前,季君月给了梁钰一枚低品固元丹让他服下,毕竟身上带着内伤可无法训练,最后不等梁钰多问,季君月喊了开始,迫得梁钰不得不快速的绑好沙袋跟着众人奔跑。

    瞬间,随着两百多人迅速快跑的身影,卷起了地上的黄土,漫天的灰尘不一会儿将众人的身影淹没在了其中。

    鲁威等一众将领见此,心中微动,要知道这强度可是正规军都少见的……

    然而这不过是预热,并非季君月期待的标准,待众人累的跟条狗似的在规定的时间内跑完五圈后,全都趴在了地上。

    然而还不等他们休息,季君月一声军令,所有人不得不站起来跟着她来到那插满木桩的怪异之地。

    只见沙场的中心放眼望去从左到右足足有四百米的距离插满了一根根四十厘米高木桩,每一个木桩上都牢牢的绑着一根粗麻绳,绳子的另一头绑在对面并排约莫一米距离的木桩上,这样相对捆绑的木桩每隔半米有一组,一路延伸四百米。

    木桩之下的路面并非干燥的黄土路,而是潮湿混合了水的泥泞!

    季君月看着众人好奇的目光解释道:“你们可以称它为地桩网,我要你们从里面匍匐穿越而过。”

    众人一听,眸光下意识的落在了那绳索上夹着的细密的刀片,那刀刃锋利森寒,足以一眼让人确定其锋利的程度。

    要知道这高度可刚刚好让人趴下,若是爬行的动作一大,无论是头还是后背亦或者是**,都有极大的可能被那些密麻的刀片子划伤……

    众人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只觉的全身的毛孔在那些阳光下闪烁的锋芒中迅速扩张开来……

    “第一次过,不限时间,但不能停滞不前。”季君月似乎根本感受不到众人的寒栗,缓慢的说道。

    众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庆幸,而是我操!竟然还要限定时辰!

    这一次,季君月并没有直接下令让众人进行训练,而是走到一端的尽头,转头看向众人平静的说。

    “都看清楚,这东西是用来训练你们的速度的,尤其是在荒草茂密的地方遇到弓箭手的时候,你们的速度越快,身躯越低,活命的几率越大,同时更是隐蔽前进的最好训练方式。”

    季君月说着,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趴倒,双臂弯曲在前,身躯贴地,脚尖落地,一边说着话,一边这么不怕脏污的往前匍匐而去。

    “前进时屈回右腿用力前蹬,左手配合向前移动,将整个身躯的力量集中在上下,身躯保持平衡,前进后换左腿用力前蹬,右手配合向前移动,依次交替。”

    所有人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匍匐在泥泞里的少年,他的身躯那样低,他的速度那样灵活快速,仿似水里的鱼。

    或许是为了让他们看清楚,他的速度不算太快,可那每一次都与刀片相隔着一点距离,从不超出的标准和尺度让人知道,他的速度还可以更快。

    原本心有不甘,怀疑季月根本是故意恶整他们的人,此时看着少年那张露在泥泞外平静冷冽的脸,看着他那游刃有余匍匐前进的动作,看着那在阳光下明晃晃锋利的刀刃,所有人都静默了。

    少年的身躯每一次相安无事的前进一寸,他们眼底的热度增加一分,这么一个贵公子都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们若是做不到,还是男人吗?!

    鲁威等人满目惊奇的看着那在木桩之间在绳索刀刃之下匍匐前进的少年,这一刻,哪怕是原本对季月有着极大成见的李川阳几个将领也不由得动容。

    这看似简单的举动,若真要做起来,其中的难度绝对超出他们的想象,若是换做他们进去,只怕出来的时候身后也要见血。

    季君月爬到一半的时候,确定众人都看清楚了以加快了速度。

    在看到那身影快速的蠕动匍匐,转眼间便出现在了尽头站起了身,众人这才真正领会了季月的真实速度,竟然这般快的让人惊骇!

    此时季君月全身都沾满了深黄的污泥,唯独一张脸还干干净净,与那一身泥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季君月走到众人身边,下令道:“总共三个通道,全部分成三个纵队陆续前行。”

    “是!”

    众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应了出声。

    这份潜意识的听命让鲁威等几个将领的神加深了,若是季月这次做到了他所说的,在场的人无疑都将成为他今后上位的一支助力。

    原本只是看着并没有多大的体会,甚至还会觉得虽然危险却有些好玩,可是当众人亲身经历,亲自匍匐在了这泥泞中,在这高度极矮的情况下前进,被那刀刃一刀刀划过身躯,他们才知道这有多难……

    等所有人都过了地桩网后,那原本深黄的泥泞中已经彻底变了颜,多了一抹让人触目惊心的红。

    两百二十九人,没有一个人是不受伤的,哪怕是当中最出的梁钰,后背和**也被划了数十道口子,其他人更不用说了,一个个衣服破破烂烂的。

    “成功名的路是困难重重的,其中所遇到的危险和伤痛更是眼前的障碍无法比拟的,你们要成为统领四方的将领,要成为军中人人仰慕敬佩的军王,必须踏平重重阻碍,克服一切危险,如今你们最需要征服的,是你们自己!”

    “现在,限时一刻,三次穿越。”

    随着季君月的一声命令,众人再次咬牙隐忍着身上的刺痛继续匍匐前进,穿越那万千刀刃!

    哪怕再苦,再累,再痛,这个时候都没有一个人开口拒绝。

    因为季月已经先一步向世人证明,这并非做不到的事情,同样是新兵,他能做到的,他们也能!

    在众人训练着的时候,沙场上已经进来一个个士兵,他们的手里都抬着一根根粗壮被剥了皮的大圆柱,那十多个人抬的圆柱一眼看去至少有近千斤!

    在士兵抬来一根根圆柱的时候,还有士兵在沙场上搭建捆绑了一根根的绳索。

    等众人训练完匍匐过地桩网后,季君月只给他们休息了一刻钟,带着众人来到这些一根根绳索面前。

    绳索从沙场的左端一路延伸到右端,共长五百米,总共分了三层,最上一层高至十米,第二层高至五米,第三层只比第二层矮了一米多。

    这一次,季君月同样让众人看清楚,亲自演练了一遍,她上的是第一层十米的高度,双手握着绳索,双脚交叉缠绕在绳索上,那样凌空顺着绳子快速的爬过。

    背对着众人的纤细身姿,总给人一种随时会掉下来的惊悚感。

    可是没有,那少年不但没有从高空坠落,反而一路顺着平行的绳索快速攀爬,连一丝一毫抓松的危险都没有出现。

    鲁威等人看到这一幕,震撼的同时突然想到昨夜季月在中军大营说的话。

    他说敌军有可能从南面的祁芝山利用绳索攀岩奇袭,当时他们是不相信的,可是现在,看着他如此轻易又迅速的爬过五百米的绳索,心中的质疑彻底消散。

    既然季月能够如此训练新兵,那么敌军是不是也可以?那些胡人是不是已经掌握了方法,已经可以快速的在悬空在绳索上攀岩爬行?……

    夜砚和阮墨等人对于季月的本事是震惊的,他们都知道他厉害,武功也好,却不知他竟然能厉害到如此地步,这样仅有一根绳子作为支力的爬行,看似简单,实则极难控制重心,很容易因为力量不够重心不稳摔下来。

    梁钰等人同样惊震,季月这个看起来跟个贵公子似的少年,竟然隐藏着如此强悍的力量……

    季君月完成示范后来到众人面前,视线落在一众惊叹的新兵身上,道。

    “你们第一次训练,为了安全起见,用第二根绳索,按照我刚才的动作进行训练,掉下来的重头再来,直到能够完整的过完绳索为止。”

    众人听言,纷纷挨个的爬上了绳索,原本满含期待的心,在上了绳索没行多长的距离从高空坠落掉在地面堆满的沙袋上时,一同跟着跌落了谷底。

    他娘哎!怎么这么难?!

    在众人一个个从坠落跌倒中站起,再继续坠落跌倒,一个个摔的鼻青脸肿后,日头毒辣正照头顶,迎来了午饭的时间。

    季君月也没再继续,下令解散让众人去吃饭,饭后半个时辰后众人又继续回到这个小型沙场训练。

    中午吃饭的时候,新兵营里的新兵们看着这些被单独拉去训练的人一个个鼻青脸肿伤痕累累,心中纷纷好奇不已,可是任由他们怎么询问都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些人一个个口风极紧,别说季君月说过的话,是连训练的项目他们也一字未说,只是总是用一种让人难懂的深意眼神回视对方,闭口不言。

    下午,同样是攀爬绳索,匍匐地桩网,还多了一项,那是六人一组举着那一根粗长的大圆柱蹲下站起两百下。

    一个个在烈日下举着近千斤的圆木桩双手微微颤栗,腿脚打颤,脸猩红狰狞,牙关紧绷,眼底的光却随着季君月开口的话语越来越强盛。

    “为了六天后不死在战场,为了几天后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不仅已经成为真正的军人,更是强军,是比任何人都出的军王!现在告诉我,有没有人要放弃?!”

    “没有!”

    众人几乎是嘶吼的说出这两个字的,那声音震动天地,铿锵有力,让人满心撼动。

    鲁威等人同样心情难平,因为他们全都在这支两百多人的队伍里看到了强悍无比的军魂,看到了那勇往直前义无反顾的精锐之气!

    ------题外话------

    魔鬼训练来啦,若是让众人知道这只是小试牛刀,真正的大菜还未上,估计得哭死,这都已经让人累成狗了,再来,那是要人命啊,哈哈~下午五点二更喔~...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同类推荐: 戏法罗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嫡女当嫁:纨绔九皇妃战兵狂神少年医圣林子辰爱的华尔兹安小希警队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