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生九条鱼仙)(谢生九条鱼仙)全文小说(谢生九条鱼仙)全集阅读

小说:不完美修仙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九条鱼仙

角色:谢生九条鱼仙

简介:谢生穿越后只想当个富贵闲人,没想修仙
然自小拜入修行圣地,与他素未谋面的便宜妹妹在他将要奉旨成婚的前两日找上门,谢生不得已走上了修行之路
可修仙就修仙,为什么他开局和别人不一样?
穿上女装不说,还接收了一大票恨不得对他妹妹除之后快的天骄,便宜妹妹则继承他传说中貌美如花的未婚妻……

书评专区

我只是不想做鼎炉而已: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先养养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阴阳先生的作者。。

她成为了魔王的遗产:不懂为什jj的文的评分如此虚高……

不完美修仙

《不完美修仙》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别哭了

金色的余晖下,紫极圣地圣主着一身云纹白袍突然出现在了灵笙殿门口。

桑儿察觉灵笙殿结界有异,连忙用灵念查探一番。这一探险些惊掉了桑儿的魂,她将灵念收回,撒丫子跑到正悠哉啃着灵果的谢生身边。

桑儿不忍直视,一手将谢生手中被啃了口的拳头大小的朱红色灵果夺了过来:“别吃了!”

还不让吃饭了?没有五谷没有佳肴便罢了,晚饭时间凑合着啃个果子也不让。当然,瞧着桑儿不同寻常的神色,谢生明智地没说话。

“殿下!”桑儿紧张地叫了谢生一声,却担心被殿外的圣主听到,不敢言明,这小小灵笙殿的结界防着紫梨没问题,圣主那样的存在可防不住,她只能用眼神给谢生传递信息,颇为绝望地希望谢生可以意会。

谢生瞧见桑儿紧张的模样,气定神闲地站起身来,顺带还捎上两个果子。

桑儿瞧着眼珠子几乎都要瞪了出来,可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外走,所幸谢生知道跟上。

桑儿打开灵笙殿的门,瞧见紫极圣主后便恭恭敬敬地拱手行了一礼:“弟子云桑见过圣主。”

紫极圣主轻轻颔首,目光落在谢生……手中的两个果子上。

桑儿瞬间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蹿了上来,她觉得这大概就是大祸临头的感觉。

谢生神情冷清,可却抬起手将手中的果子递了过去:“师尊可要来一个?徒儿正好还有俩。”

桑儿听到这句话之后,脑子“轰”地就炸了。

紫极圣主盯着谢生:“笙儿今日似乎同往常不一样。”

听到紫极圣主这话,桑儿感觉自己脑子也不响了,心中也前所未有的平静,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心死吧,桑儿面无表情地看着谢生,她想看看谢生到底会怎么样把自己作死的。

谢生依旧泰然,将果子递给紫极圣主的手仍然坚强的没有收回,也没有被紫极圣主剁掉。谢生点头:“徒儿也觉得不一样了。”

“哦?为何?”紫极圣主淡淡问。

谢生凝神想了想:“师尊先进来说吧。”

“师尊请坐。”待紫极圣主坐定后,谢生说,“大概是生死间的大彻大悟,直到今日徒儿才知道这平平无奇的果子味道这样好,才明白师尊是用来亲近与尊敬的,而非畏惧。”

紫极圣主盯着谢生,神情莫测。

谢生暗暗打量紫极圣主,他也听桑儿介绍说,紫极圣主至少七千岁有余,现在看来,依旧是年轻的模样,俊逸非常,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气质。

紫极圣主脸上的神情和谢生此时是同款冷清,谢生没瞧出紫极圣主所想,可自从紫极圣主突然出现开始,他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毕竟紫极圣主修为通天,可能·……看到了他吃果子的样子,与其冒着被拆穿的危险说谎,倒不如顺着法子圆过去,硬着头皮也要上啊。

紫极圣主问:“你在秘境中遇到了何等危险?”

谢生摇头:“危险倒还好,师只是徒儿在秘境中遭人暗害,才会落入那等绝境,逃出生天后徒儿就着实迷茫,不知往后能信任谁,徒儿思来想去,便只有师尊了。”

紫极圣主神色终于有了变化,他微微皱眉:“有人要害你?”

谢生点头,若非如此,她那便宜妹妹也不会中那什么鬼的诅咒,他也不会倒霉催地来到这里:“的确如此。”

“对着害你之人,你可有想法?”紫极圣主问。

谢生说:“徒儿不敢妄自猜测,免得误伤同门,还请师尊放心,此事弟子可以处理。”

“也好。”紫极圣主没再多说,若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他这弟子也就有不配当圣女,“在秘境中,你可有受伤。”

“小伤尔,师尊不必挂心。”谢生说。

闻谢生这般说,紫极圣主也不再多问:“既是如此,十五天后附属仙门前来圣地朝贡之事,便由你同圣子一同负责。”

谢生心中一凛,朝贡,这可是大场面,可谢生明白自己推迟不得,她朝紫极圣主拱手,神色郑重:“领师尊法旨。”

正事说完,谢生明白紫极圣主大概要离开了,开口说:“师尊,果子还要吗?”

桑儿原本松了口气,听到谢生这话,身子又微微摇晃了下。

“拿来吧。”紫极圣主倒也没有不自然,冷冷淡淡地说。

既然谈感情,就要有始有终,谢生闻言将手中的果子分出一枚递了过去,说一枚就一枚,他自己还没吃饱呢。

于是乎,紫极圣主就带着谢生给的果子走了。谢生还跟着出去看了眼,见人真的走了,自然而然地将门关上,一回头就见桑儿扯着自己的头发,神情一言难尽。

谢生瞧着她的模样,心情愉悦地勾起了唇角:“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别跟自己的头发过不去,会秃的。”

桑儿深吸了口气,放过了自己的头发:“殿下你怎么能敢这么忽悠圣主,要是被发现了····”

谢生拍了拍桑儿的头:“我也没有忽悠啊,果子真的很好吃。”

谢生这话,成功把桑儿气哭了:“殿下,你迟早要把我害死!”

谢生的神情尴尬起来:“安心安心,这不都过去了吗?”

“过去什么啊,半个月后还有朝贡呢,那么多人盯着殿下。”看了谢生的一番表现,桑儿现在悲观极了。

谢生伸手摸了摸桑儿的脑袋:“没事没事,有事先死的也是我。”

“那我还不是一样要死?”桑儿上气不接下气。

谢生把自己的手收回,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然后稍微提高了些音量:“别哭了!哭什么哭!”

桑儿被谢生这话吓了一激灵,都顾不上哭了,愣愣地看着谢生。

谢生见法子有效,表情又凶了些:“我都还没哭,你哭什么?不许哭,再哭就让你家圣女回来。”

桑儿眼泪汪汪地盯着谢生,然后“哇”地一声又哭了,还边哭边说:“凭什么不让哭,你威胁我,呜呜呜……”

谢生捂着额头:“我也威胁不到你啊,那我好好假扮你家圣女好吧,下次悠着点。”

“你··呜呜···你还有下次。”

谢生克制住强烈的揪头发的冲动:“没下次了。”